Saturday, May 8, 2010

《牛津通识之:圣经考古》

翻开牛津通识系列之《圣经考古》(Biblical Archaeology)时,纯粹只是出于好奇。历史学基于文本,而考古学基于实物。我想知道考古学对《圣经》如何看,是否有证据支持——或是否定——某些经文?此刻,我满脑子想的都是都灵耶稣裹尸布(Shroud of Turin),我所知道的圣经考古,仅止于此。

于是这本书便极大地扩展了我的视野。作者Eric H. Cline开宗明义地说,大多数圣经考古学家从事这个领域的研究,并非试图证明或否定希伯来圣经(即《旧约》);他们只是希望考察《圣经》中提到过的地域及其文化,以重塑这一地区的历史。然而,从客观上说,圣经考古学的确可以让我们对《圣经》多一些了解,尤其是对《旧约》更甚于《新约》。其原因是,《旧约》所记载的历史,跨度近两千年,而围绕耶稣生平记载的《新约》,跨度仅只有两百来年。

让我深感意外的是,本书作为圣经考古学的入门读物,虽然提到真真假假的考古学发现若干,却只字未提赫赫有名的都灵裹尸布。是它假得不值一驳?还是作者不想卷入这场纷纷扰扰的辩论中?

最初对这本书感兴趣是因为一篇博文,提到最近有香港基督徒探险者宣称进入了土耳其亚拉腊山上的“诺亚方舟”,但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考古学家Eric Cline(即本书作者)在ABC电视访谈里提出质疑,同时几乎所有主流考古学家都对此表示怀疑。更有前考察队成员之一的J. Randall Price教授说这支考察队在亚拉腊山上发现的方舟木质结构疑似有心人从黑海某遗址移植而来的。香港考察队随后在网站上反驳。孰真孰假,外行人如我,概莫能辨。

另一件让我惊讶的事是,考古学至今,尚未有证据证明耶稣存在。当然,正如Cline所说,没有证据证明其为真,并不等于耶稣就不存在;谁也无法保证,下一铲子挖下去,就不会出现相关证据。或许正因为此,都灵裹尸布的出现,才造成如此大的轰动,而本书又只字不提,实在让我捉摸不透。

如果对《旧约》有一定了解,那么推荐这本书,它会很有帮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