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7, 2010

弱者

七年前在报社实习时,在重庆近郊采访过一个案子。事情是这样的。一位村民身体不适,早上去镇里看病输水,回去后当晚猝死。家人认定医生误诊。县里的人去尸检,说是心脏病突发死的,跟医生没有关系。家人不依,把尸体停在诊所里,硬要医生赔偿方罢休。这一停就是两个多礼拜,时值盛夏,尸体发出恶臭,街坊邻居都开始抱怨了。于是有消息传到报社,报社便派人去采访。

尽管已经有了尸检结果,但家人不接受,也说不出个理由,一口认定就是医生的责任,必须要他赔偿。因为这个“因果关系”在他们看来很清楚:我儿子去你诊所看病,回来晚上就死了,所以你一定要负责。我们去这家人住处采访,看到一家老老小小,哭诉说,没有主要劳动力,今后的日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过。看上去本来就过得很困难的一家,让人起恻隐之心。

但既然没有证据显示医生有嫌疑,镇上也不可能一直让这家人把尸体停放在别人诊所里。于是公安局一边动员医生做点人道赔偿,一边出具通知,限期要求死者家属将尸体火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医生最后为了息事宁人,的确做了小额赔偿。但他强调自己没有罪,这对他来说也是一场飞来横祸。最后医生很委屈,死者家属也不满意,但公安局下通知以后,家属只能收下那一点点钱,将尸体拉去火化了。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子的。当年采访结束后只觉得这家人非常令人同情,在我眼中,他们是弱者。

七年前,这事的结果似乎只有这种可能,那时候网络还不发达,更没有人肉搜索。假如放在今天,这事传到有心人耳朵里,只需稍加包装——比如把医生说成是县公安局局长的弟弟——然后取个耸动的标题,放到各大网络上,于是“正义的网络”就会为死者一家伸张“正义”的。那么医生一家的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当年我没有想过的是,在镇里开诊所的医生一家,也是潜在的弱者。但可能让他们成为弱者的,却不是什么强权或者恶霸,而是信息时代的群体、勒庞笔下那个“乌合之众”。

2 comments:

  1. 这是一个传播模型。
    问题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相信网上的消息。
    1、为什么人们不去检验消息的真实性?成本太高,一般人检验能力不足。
    2、为什么没有竞争者来传播真实消息?媒体监控导致的媒体功能阻塞。
    3、为什么官媒的辟谣越辟越谣?官媒的宣传功能和媒体功能的冲突,已经导致了媒体功能的完全丧失。媒体的功能是传播相对真实的信息,而宣传的功能是传播对某一方有利的信息。
    4、为什么这种谎言传播一再重演?因为这个传播过程具有一定的功能正义性。这和@huyong说的谣言的作用是相通的。

    也许你可以再写一个功能和成本模型。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