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0, 2010

几位重要的西藏学者

介绍几位对于了解西藏问题之复杂性来说很重要的学者:戈尔斯坦(Melvyn Goldstein)、葛伦夫(Tom Grunfeld)、平措汪杰、王力雄、茨仁夏加(Tsering Shakya)和嘉央诺布(Jamyang Norbu)。这几位学者中,既有藏人、汉人,又有“西方人”和共产党人。他们的政治立场,涵盖了除咱们耳熟能详的官方视角以外的大部分政治光谱。以下一一介绍,所有评价建筑在我本人对他们观点的理解基础上。

首先是美国藏学家戈尔斯坦和加拿大学者葛伦夫(目前在美国教书)。这二位是公认的研究西藏问题的西方学者中,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也就是说,他们的著作经过一番有中国特色的“翻译”以及国内学者技巧性地引用之后,一般不会伤害到中国人民的感情。戈尔斯坦教授的藏语非常流利,但不会汉语,据说是唯一能得到官方允许,在西藏做正式田野调查的西方藏学家。他在国内最有名的著作是《喇嘛王国的覆灭》,其中的段落甚至被官方白皮书引用过。葛伦夫教授在国内最为人所知的著作是《现代西藏的诞生》,但他的兴趣并不只在西藏,亦不会藏语,所能利用的资料相对较少。

平措汪杰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在康区巴塘,从小痛恨当时统治康区的国民党军阀刘文辉。在中国内地读书期间接触了一些共产主义读物以后——尤其是列宁的《论民族自决权》——平措汪杰认为共产主义可以将藏地从国民党的残暴统治下解救出来。四十年代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为后来解放军入藏作出重要贡献。五十年代末的反右运动中,他被扣上“地方民族主义者”的帽子,投入监狱十八年。出狱平反后他毫不气馁,继续关注国家的民族政策,并为藏人的福祉发声。自2004年起,他先后四次上书国家领导人,提出对西藏问题的看法(见:第一封第四封)。平措汪杰认为西藏应有真正的自治,赞同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但由于达赖喇嘛早已被妖魔化,平汪自然也就成为了党内“异见人士”。2004年,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戈尔斯坦(等)为平措汪杰出版了一本传记,名为《A Tibetan Revolutionary: The Political Life and Times of Bapa Phuntso Wangye》,

汉人学者王力雄或许是用中文书写西藏历史的学者中最有名的一位。王力雄先生的研究兴趣从中国的民主进程和制度改革,到后来的西藏历史与汉藏关系,其所著《天葬》流传甚广。他对民族问题(尤其是西藏)的研究可以说是他早先对中国制度研究的自然延伸——最终目的是探索如何使各民族在这个大中国中和平相处。因此王力雄虽然同情藏人(以及维人)的遭遇,却并不主张独立。他亦赞同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认为解决西藏问题的关键是让西藏拥有真正的自治。除了《天葬》以外,王所著讨论新疆问题的《我的西域,你的东土》也因去年的乌鲁木齐事件而得到广泛传播。王力雄曾写过一篇《西藏问题的文化反思》,由中国人民的好朋友——葛伦夫教授等译为英文,名曰《Reflections on Tibet》。

藏学家茨仁夏加出生于拉萨,在解放军入藏后随家人一起逃往印度。他在英国接受教育,目前执教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他的主要著作是《龙在雪域:1947年以来的西藏史》,但此书并未在中国出版。从茨仁夏加发表在《时代》杂志亚洲版的一篇文章中可以看出,他也认为达赖喇嘛提出的高度自治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办法。茨仁夏加读过戈尔斯坦所著的平措汪杰传记后,对这位“红色藏人”持同情态度,认为后者只是被革命背叛的受害者。前述王力雄所写《西藏问题的文化反思》一经翻译以后,茨仁夏加曾撰专文《Blood in the Snow》提出批评。2009年,茨仁夏加与王力雄的讨论文章结集出版,名为《The Struggle for Tibet》。

最后介绍的是藏人学者嘉央诺布先生。在这六位学者中,嘉央诺布是唯一一位认为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行不通,因而支持彻底独立的学者。出生在西藏的他,流亡后在西藏流亡政府中供职多年,最后因达赖喇嘛放弃独立改走中间路线,嘉央诺布成为流亡政府最大的批评者。他曾在一篇名为《走狗宣传者》的文章中猛烈批评葛伦夫及戈尔斯坦,并分别撰文剖析两位学者的著作。他跟许多激进的流亡藏人一样,认为阿沛·阿旺晋美和平措汪杰是西藏的罪人、是叛国者(流亡政府则盛赞阿沛)。

如果一个人先把杯子倒空,然后读上述学者的文章,从中去判断他们的政治立场,结论很明显:除了嘉央诺布毫不妥协地支持独立以外,王力雄、茨仁夏加、平措汪杰所支持的都只是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即“名副其实的自治”。葛伦夫和戈尔斯坦教授虽未明确表达过支持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但葛氏曾翻译王力雄的文章,戈氏又为平措汪杰作传,从中略可窥二人观点。

写这一篇文章同时也是为了说明一件很简单的事,即,“藏独”这两个字是有其固有含义的,指支持西藏彻底独立、拥有完整主权的人士。但很遗憾的是,对于很多人来说,“藏独”这个标签根本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含义,它只是被用来指代任何“不同意我的人”而已。

1 comment: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同其他交易员沟通,共同讨论交易策略,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