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7, 2009

鲍朴谈《改革历程》


今天中午鲍朴先生莅临学校,讲他今年五月底出版的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英文版叫《Prisoner of the State》)。尽管在此书还未面市以前,就已有样本流传到网络上,但中文版在不到一年内的销售量已经突破十万册。鲍朴说,上一本在香港销售超过十万册的书,是二十年前金庸写的《鹿鼎记》。

据鲍朴介绍,香港出版业的现状是,一本书一年能售出两千册就算不错,《改革历程》引人关注的程度出乎他的意料。此书在机场的销量最大。由于香港书店备受大陆游客青睐,香港机场在其高峰期一度拥有十八家书店。我想,那十万册书,或许大部分都在内地吧。

座中有读者问,北京官方是否曾对此书做过回应?鲍朴说,还没听说过,也没有正式渠道了解官方的想法。但鲍提到,此书英文版作序者,哈佛大学教授马若德(Roderick MacFarguhar)在《改革历程》问世后十天与江泽民儿子吃饭,后者说他父亲看了这本书,认为其中涉及他的描述基本属实。

鲍朴提到一段插曲。湖南日报资深编辑萧建生读过这本书后,深受启发,通过共同朋友联系到鲍朴,希望鲍朴能为自己出版一本书。这本书叫《中国文明的反思》,是萧建生在二十年间研读中国历史时的感想,颠覆传统“成王败寇”的历史观,重新解读文明兴衰的原因。此书曾于2007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过删节版,但很快就被有关部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查封了。据鲍朴说,有关方面认为萧建生在书中将赵紫阳比做光绪,又影射邓小平“垂帘听政”,因而糟此厄运。于是今年九月,鲍朴所在的出版社正式推出《中国文明的反思》未删版,以遂萧先生的心愿。

话题自然就转到了中国的审查制度。有听众问,现在的中国学生普遍对八九年学运知之甚少,你是否担心这种刻意抹杀历史的行为,会让人们真正忘记那段历史?

鲍朴答,他从不担心。因为不关心的人,会设法让自己的生活远离政治;而关心的人,总会有办法知道。

深为赞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