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6, 2009

胡家唐家王家刘家陈家,一家

唐福珍女士的遭遇,让我想到胡斌顶包案。胡的父母也做服装生意,家境殷实。胡斌开一台四十来万的跑车,被称为"富二代"。在那桩激起举国愤怒的公案中,大家都认为,胡家既然富有,则必然勾结贪官,不仅买通公安局为儿子减轻罪名,还成功安排儿子易容潜逃海外……在神奇的国度,谁敢说这不可能?

那么胡家的殷实,比起唐家如何?唐福珍女士在十三年前就能盖出造价超过百万的三层私人住宅,并管理一间占地两千平方米的大型服装加工厂。作为老成都,又在那里做生意十几年,以天朝的惯例,唐必然得打通当地某些"关节"。十三年后政府要拆迁,结果呢?身为"富一代"的唐福珍女士竟然一筹莫展,家人遭殴打,而她竟不得不以自焚酬志。

其实都是屁民,有富的,也有穷的,但归根结底只是一个屁。谁都不是中宣部,因此谁也没有通天的本事。

有人跟我说,大家其实也不都相信法庭上的胡斌是替身,我们只是玩一玩,叫一叫,这是一种姿态,让"有关方面"听的。如果是这种心理,我很怀疑,这跟愤青骚扰家乐福有什么区别?心里真正讨厌的是法国总统,但能力所限,鞭长莫及,那我就欺负那些一月一千多的中国家乐福员工好了,毕竟,好多人一个月还拿不到一千呢。

此外最近让我感触深刻的是去年的瓮安事件。一开始让我积极关注此案的,是那些耸动的描述:"花季少女被奸杀!凶手与当地政府有关系,被无罪释放!"云云。我承认我当时很愤怒,谁不会呢?最近因写论文而重新审视李树芬的死,翻出当时《瞭望》、《南周》等对当事人的采访,再与种种谣言对比,发现所谓王娇要抄李树芬的试卷被李拒绝,因此李心怀愤恨找两个社会青年(刘言超、陈光权)将李树芬奸杀推入河中的说法,实在是站不住脚。至今为止这一说法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倒是有不少证据能证明这绝无可能。

陈光权是李树芬交往半月多的男朋友,刘言超为其死党,而王娇与李树芬从小学六年级时就是要好的朋友,常在一起玩耍。在李树芬的第一次尸检时,家人根本没怀疑过是奸杀,后来是在"社会上的传言"影响下,才觉得女儿之死蹊跷,因此要求第二、第三次尸检。两次尸检都证明李树芬还是处女,身上亦无抓扯扭打痕迹,属溺水而亡。但是没有人相信政府了。"疑罪从无"只是个美丽的梦想。法律虽然未能证明王娇、刘言超、陈光权有罪,却也没能还他们以清白。

谁是受害者?李树芬、王娇、刘言超、陈光权、谭卓、胡斌一家以及唐福珍,都是。

1 comment:

  1. 整个体制已经没有公信力了。互害循环。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