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5, 2009

与友人书两则

XX,

感谢分享,我对西藏问题也了解不多,大家探讨而已:)

邓小平的确说过主权问题不容谈判。但他也对达赖大哥说过,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现在的问题是,有关西藏的一切话题都不能谈了,一谈就说你要独立。我比较反感这样的舆论钳制。

本来西藏问题是没什么好讨论的,但从50年代至今,藏人的暴动就从没间断过。到今天也是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去年拉萨,今年新疆)。这其中必然有深层原因。每次都怪外人煽风点火,就好像把在中国的群体事件都载在那"一小撮黑社会"身上一样,这是避重就轻,转移视线。因为那些今天在海外"宣扬分裂"的人士,不过是当年从中国逃跑的西藏人,及其同情者而已。他们曾经也在"中国内部",出于种种原因被逼成"海外反华势力"。

那么中国内部为何会有这样的民族矛盾?汉藏间为何不能和睦相处?双方是否对历史的理解有分歧?有没有可能是某些政策有误?我想做的是寻求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不支持西藏独立,因为这对中国和西藏都不是件好事,但我希望能探讨的是,如何能消弭目下这种甚嚣尘上的民族对立情绪。他们觉得受到委屈吗?那么是什么委屈?……

所以对我,讨论西藏问题,并不是要质疑中国对西藏目前的主权归属,现在所有西方国家都承认西藏是中国的领土,这没什么好争议的。西藏人和汉族人一样,也在同一个党的统治下,和你我一样遭受专制。他们也有感受到压迫和不公平对待的时候,那里也有贪官,也有对民众自由的非法钳制。问题是,在中国内地,群体事件普遍能获得民众同情(虽然政府会说这是一小撮人煽动的)。可是在西藏,任何群体事件(有时只是抗议苛捐杂税),都会被视为反华、要独立,导致西藏人没有任何渠道可以偶尔宣泄一下对这个政权的不满。久而久之,即使一开始并不想独立的人,也干脆开始喊起了独立的口号:反正老子喊什么口号你都说我要独立,那我不如就真要独立好了。其实共党根本就是一手造就了藏独。

至于说不断融合56个民族才是正途,窃以为这似乎过于大汉族主义了?56个民族里面,占92%以上的人口都是汉族人,中国最大的少数民族壮族,人口占总人口的1%,其他民族都不到总人口1%。所以听起来民族融合是56个民族"互相融合",实质上,在人口分布严重不均这个基本事实之下,只是55个少数民族变得越来越汉化而已。汉族人当然普遍不会对此有什么意见,但少数民族就不一定了。汉民族主义者视中华文化为骄傲。大部分对自己文化有深厚感情的人,都不会乐颠颠跑去被别的民族同化,西藏的民族主义者也是如此。或许我们会觉得,汉文化比藏文化更先进。可是传统的藏族人也会觉得活佛的世界是最美好的世界。这都是相互的。

我不太同意唐老的这个观点。从元朝开始,西藏虽臣属中华帝国,却自来与中华帝国的汉人行省有别。朝廷对待边疆民族聚居地与内地省份的政策向来是不同的。而且西藏自古以来就有自己的政府系统,中华帝国对其的统治十分宽松,远不似统治内地那样。这也是为什么中华帝国(特别是由外族建立的帝国,比如蒙元和满清)能够与边疆少数民族保持那么久的友好关系,而满清一旦分崩离析,从前的边疆就开始与内地新政权脱离。

毛的自治区,实质上早就是个"省"了,这么多年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一把手一直是汉人充当,自治根本无从谈起。这也是西藏人今天闹独立的根源之一。因为西藏虽然自元朝就臣属中华帝国,却向来是自治的,今天却连那种自治的权利都给剥夺,却是只在四九年以后才出现的状况。

而party狡猾之处就在于,很多promise都只是写在纸上的,对内的许多施政方针,从纸上看都很好。比如宪法上说,你我都有言论自由。所以不明真相的群众看到有人在"争取言论自由",或许会觉得这人没事找事,闹腾社会不安生。为什么呢,因为宪法上写着,你已经有言论自由了,为什么还要争取,这不是闹事是什么?

而我觉得西藏的问题就是如此,实质上压制得很,但纸上却写给国内外的人说,西藏已经自治了。这样当有西藏人不满于现状,希望国家能兑现诺言,实现真正的自治时,政府就反咬一口说对方是要闹独立。

拙见。

Xiaoxia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XX:

谢谢你的回复。

我说"大汉主义"或许有些言重了,不好意思。不过我很怀疑,是否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标准,来衡量民族的大小,或等级的高低。我相信希特勒心中就给民族分出了高下,他也觉得"低等的"民族之消亡实属必然,所以采用了更暴力的手段加速这一进程――尽管犹太人明明就觉得自己才是世界上最高等的民族,是神亲手拣选的。当然,从人口来说,民族的确可以分出大小,从这个意义上说,汉族是世界上最大的民族。汉族文化从前的确是亚洲文化的中心,对日本、韩国等周边国家有深远的影响。但是从历史的进程看,日本和韩国(人口远小于中国)最终却并没有被大汉族"同化"。相反,大和民族后来还觉得自己应该来同化一下这个落后的汉族民族,建立一个由他们领导的东亚共荣圈。此举不但没有被这大和民族心目中的"东亚病夫"所感激,却激起汉人的民族情绪。

我想说的是,民族融合应是自然的过程,应该是建立在各民族都希望彼此融合这个前提之下的。如果藏人向往汉族人的文明,并自愿被汉人同化,那就无可厚非。如果是汉人政权通过各种政策去"催化"这一进程而忽视藏人的想法,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因为老实说,每个民族多少都有些自我中心。我们觉得汉族人口多,文明璀璨,是个高等民族,可以去同化别族。但是,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信佛教的藏族人,他们却不见得瞧得起这个人口众多却没有信仰的民族。这就回到你说的沟通问题:汉人心中的想法,也是新疆人和西藏人的想法吗?

我觉得我们今天过于将西藏和新疆问题国际政治化,将其视为中国与某些西方势力角力的舞台,但这样却完全忽略了藏人和维吾尔人的声音。如果说西藏人和新疆人也渴望民族融合,那么是不是由他们来驳斥那些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人更为妥当?可是新疆从7月断网至今没有解除,反击西方观点的,只有汉族人的声音,仿佛这个国家只是汉族人的一样。

如果唐老的意思是说大家一家人,好说好商量,那其实就是邓小平当年那个意思,也是胡耀邦1980年去拉萨讲话时传达的意思。达赖至今赞许邓的姿态,但邓的接班人们,或许出于各种各样的战略考量,就更加不妥协了。你说得没错,希望老板加薪,当然是好言向他陈情,不会拿跳槽相逼。问题是,假如你一直保持好说好商量的态度,而老板抵死不肯,还百般给其他员工造谣说你是"批着羊皮的狼",那么你还会想为老板工作吗?我觉得关于西藏的问题,就涉及这样一个因果关系,到底那些寻求藏独的人,是受害在先,才被逼要独立的,还是如共党宣传的那样,吃饱了没事情干要独立。

因为如果西藏人吃吃饱了没事干要独立,或许强硬打击还算有理可循。可是如果他们是受害在先,被迫寻求独立的,那么重点就是要和解,要釜底抽薪,而不是继续压制打击他们,让他们更坚定其独立立场。

推荐两本书,不知道你看过没,都是王力雄写的。一是他的《天葬》,讲西藏的,二是《我的西域,你的东土》,讲新疆的。我觉得写得很不错,反思了一些汉人惯有的想法,值得参考。

祝好

xiaoxiao

2 comments:

  1. 推荐你读读徐明宪的书。他曾经说过要写个英文版,但至今还没看到。

    王的天葬,非常极端。完全没有中立可言。

    http://www.tangben.com/Himalaya/

    ReplyDelete
  2. 反击西方观点的,只有汉族人的声音,仿佛这个国家只是汉族人的一样。
    ===============================================
    我觉得应该这样理解,中国92%人口的身份证是汉族的国家,如果加上那些身份证少民(即纯汉族血统和大部分血统是汉族血统)的少民,中国的汉族人口应该至少占全国人口的95%。

    所以,中国人发出的声音,外界对中国人的普通定义,都是汉族人。

    这就如世人说起德国人,严谨,认真,这里《德国人》指的是日耳曼人,可不是指的占德国人口5%的土耳其裔德国人。

    世人说法国人浪漫,热情,当然也不是指的占法国人口10%的穆斯林。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