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 2009

关于承认和保证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

胡华 (《人民日报》1950.02.24)


在签订新的中苏条约与协定的同时,中苏两国外长又互换了照会,双方政府确认蒙古人民共和国之独立地位,已因其一九四五年的公民投票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业已与其建立外交关系而获得了充分的保证。

蒙古人民共和国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呢?它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呢?“一九四五年的公民投票”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这次中苏两国又重申承认和保证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呢?

蒙古简史

蒙古——这原是中国北面的一个古国。一望无际的草原,终年积雪不化的阿尔泰山,迤逦数千公里的大沙漠,……构成了富有画意的牧畜者的天地。但是,它却长期的呻吟在本族的和异族的统治者的残酷的剥削与劫掠之下,是一个贫穷、落后与苦痛的地方。

在中国历史上,大家知道,蒙古统治者曾经侵入过中国本部,建立过元朝。汉人朱元璋灭亡了元朝建立明朝,蒙古归明朝统治。满族统治者占据中国本部后,蒙古又被满清占领统治。

一九一一年中国爆发“辛亥革命”,满清被推翻了。但蒙古仍没有获得解放,相反的它更成了帝国主义侵略争夺的对象。当辛亥年十月中国武昌起义时,蒙古的统治者——王公、大喇嘛,便利用这个机会,以“独立”的名义,投入帝俄的怀抱。

一九一七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日本帝国主义却利用了白俄反动将军谢米诺夫,窃据蒙古,向苏联进犯,和苏联红军作战,到一九一九年才被苏联红军击溃。

谢米诺夫失败之后,日本帝国主义又利用中国北洋军阀安福系反动将军徐树铮侵入蒙古,在那里建立亲日的军事独裁。

安福系在中国北方失势后,日寇复扶植谢米诺夫的一个助手——温根男爵,盘据蒙古。

蒙古人民受这样长期的侵略掠夺,他们的痛苦和血泪是描述不尽的。以牧畜为生的蒙古人,自己却没有或很少有牲畜,他们放牧的牲口绝大部分都是外国资本家、蒙古封建地主和喇嘛庙所有的。

在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影响下,蒙古人民起来革命了。

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劫掠,为了解放蒙古,蒙古贫苦破产的牧人和广大的下层职员、喇嘛,便在却尔巴桑等蒙古革命者领导下,在一九二○年组织了一个秘密的革命团体,发动人民游击战争。

侵略者统治者虽然用各种野蛮的屠杀、死刑和迫害来对待蒙古革命者,但蒙古的革命团体和革命游击队却日益壮大,到一九二一年的三月便举行了一个游击队和恰克图附近各盟族的代表大会,选出临时的革命政府,会上并以大多数议决,请求苏联的帮助。

在三月十七日到十八日夜间,蒙古革命游击队便攻占了恰克图,不久,又先后击溃了中国北洋军阀侵略军万余人、及日寇扶植的白俄温根男爵反动骑兵一万一千人,在战争过程中,苏联红军曾出兵援助蒙古革命游击队,使革命取得了胜利。

在一九二四年(民国十三年),蒙古已宣告了独立,建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当时,在中国共产党与孙中山的国民党合作下的广东革命政府,对蒙古独立是承认的,中国共产党人帮助孙中山起草的“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也明确规定了“民族自决”的原则。

自从一九二一年蒙古人民革命胜利后,蒙古人民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变成了他们国家、土地和牲畜的主人。沙漠、草原和山岳里出现了崭新的人——医生、教师、兽医和牧畜专家。在蒙古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为人民的健康、福利与文化而服务的政府,开始改造旧的落后的生活方式。

一九四五年中苏关于承认蒙古独立的换文的意义

但是,在一九二七年叛卖革命的中国国民党反动政府,却一直坚持着大汉族主义,以“宗主国”自居,不肯承认蒙古独立。而蒙古从革命以来,在苏联的友谊帮助下,内部已建设得很强盛;对牵制打击日寇保卫远东和平,也有很大的贡献,如一九三五年和三六年,蒙古革命军曾两次击退了日寇在蒙古国境东部的挑衅行为;一九三九年在诺门坎,苏军蒙军并肩作战,给进犯的日寇以严重的打击。在中国八年抗战中,苏联远东红军和蒙古革命军对百多万日本精锐关东军的牵制,对中国抗战是极大的帮助。而在一九四五年的八月十日,蒙古人民共和国又对日宣战,配合苏军,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出兵夹击日寇,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间,建立了卓著的功勋。因此,世界各国,尤其是中国,应该正式承认蒙古的独立地位,这是义不容辞的。

所以,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同时,双方又交换了“关于蒙古人民共和国之独立的问题”的文书。在文书中,中国国民党政府曾不得不声明:“………由于外蒙古人民屡次所表示出的对于独立的热望,中国政府声明:在日本失败以后,若是外蒙古人民的投票公决证实此种热望时,那么,中国政府将承认具有其现时境界的外蒙古之独立。……”

“投票公决”的结果如何呢?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日举行的蒙古人民公民投票的结果,有百分之九十七•八的人,投票赞成独立,连国民党政府派去监票的内政部次长雷法章,也对投票手续表示满意。(见塔斯社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库伦电)

中苏两大国正式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地位的意义,就是赞助一个新国家在世界各国面前获得正式的独立地位,给世界的和平民主阵营增加一分力量。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值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人民共和国有独立地位,他们在当时被迫承认了蒙古独立,事后又大肆造谣,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说:“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我国人民中有的人不明事实真情居然也被染上了这种“宗主国”的情绪,似乎蒙古也非得划在中国“版图”上不可似的,这正是中了反动派散播的大汉族主义的毒。

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现状

蒙古人民共和国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

它是一个“摧毁了帝国主义与封建压迫,并确保国家之非资本主义发展以最后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劳动人民的独立国家。”(蒙古人民共和国宪法,一九四○年通过)

蒙古社会目前在本质上说是由两个友好的阶级——工人与农民所构成。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国民经济是按照计划发展的。一九四七年年底通过的发展国民经济与文化的五年计划(一九四八年到一九五二年),保证着蒙古人民共和国经济与文化的进一步高涨。由于苏联的社会主义的大公无私的友谊帮助,蒙古国内已产生了以工业、农业、运输业与交通事业中的国营与合作社企业为代表的新的社会主义制度。封建地主阶级早已被清算了,资本主义成份则被限制与排除。……这一切,使蒙古社会有了向社会主义发展的条件。

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政权机构是民主集中制。全国最高权力机关是大呼拉尔(最高人民议会)。处理政府经常政务的是部长会议。现在蒙古人民共和国总理是却尔巴桑元帅。

蒙古人民的领导政党是“蒙古人民革命党”,以及在它领导下的“蒙古革命青年团”。它们的领导者是蒙古革命领袖苏西、巴托尔和却尔巴桑。

蒙古人民共和国在苏联的帮助下,由一个东方最落后的民族之一,而稳步地走向兴盛的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证实了列宁、斯大林主义的一个辉煌理论:落后国家在胜利的无产阶级国家帮助之下,能够跳过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而向社会主义迈进。

中苏重申承认和保证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地位之换文的意义

为什么这次中苏订立新条约时,两国外长要换文重申承认和保证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呢?

我们知道,蒙古人民共和国是位于中苏两大国之间的。一九四五年十月蒙古人民公民投票表示了要求承认和保证蒙古独立地位的热望时,国民党反动政府曾被迫不得不承认蒙古的独立;现在国民党反动政府被推翻了,代表中国全体人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苏联政府,再来重新申明一次承认和保证蒙古的独立地位,这正是中苏两大国尊重蒙古人民的真正的自由意志的表示。同时,自一九四九年十月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蒙两国就很快的建立了外交关系,也已使承认蒙古独立地位问题获得了充分的保证。而且,在今天,美帝国主义和中国残匪还在那里白昼见鬼喊什么:“苏联吞并蒙古”“中共同意将满洲、蒙古、新疆划归苏联”的时候,这种申明也是有必要的。

有人问:“我们既然承认蒙古独立,是否将来也应承认内蒙、西藏………的独立?”

我们说,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承认各民族自治与自决权,从各方面帮助少数民族的解放与发展,这是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宣布了的一贯正确始终不渝的民族政策。也是人民政协共同纲领中明白规定了的。但是,各民族的联合与分立,要依据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如何对该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更有利。蒙古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独立的:即中国境内各民族还都在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双重压迫下远没有得到解放,而蒙古人民却找到了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侠义帮助,经过自己的艰苦斗争,因而首先获得了解放与独立。对于这种解放与独立,中国人民应该向他们表示欢呼、向他们致敬、向他们学习,而不是反对他们早解放早独立,要他们来和我们一起受罪。现在,他们已经解放了二十八年,我们全国才解放,他们已在向社会主义社会迈进了,我们则新民主主义建设还百端待举,因此,我们的态度是继续重申承认与保证他们独立,而不需要他们再和我们合成一国,拉着他们再来跟我们一道走。

至于内蒙、西藏以及目前中国境内的其他各民族呢?那末,我们差不多都是在同一时期内获得解放的。当前的问题,是大家戮力同心,来共同建设强大的新民主主义新中国的问题,而不是各自分立、各自独立的问题。正象人民政协共同纲领所规定,只有中国境内各民族实行团结互助,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各民族友爱合作的大家庭,才能有效的反对帝国主义和各民族内部的人民公敌。只有这样,才完全符合于目前中国境内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不要忘记特定的历史条件,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这应是我们看问题的基本方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