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 2009

扎西次仁:西藏是我家

扎西次仁先生于1929年出生于西藏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一生经历传奇。十岁时,他被西藏噶厦政府选中,进入达赖喇嘛的仪仗歌舞队。年少的他向往能够识字读书,发现西藏传统社会不重视教育,精英阶层都被贵族和僧侣垄断,像他这样的农家子弟缺乏能改变自身地位的空间。于是在服役期满之后,他为接受更多教育而去了印度,又经印度去了美国。在此期间,西藏被党"和平解放",正式成为新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六十年代初期,扎西次仁在华盛顿大学念研究所,其同学包括后来著名的藏学家梅・戈尔斯坦(Melvyn Goldstein),以及若干逃离中国的西藏贵族。向来希望西藏能迈入现代化的扎西次仁,并不认为中国对西藏的影响是件坏事,他知道旧西藏迟早需要改变,由汉人来促进这一过程未尝不可。

于是在1966年,这个最完美的时刻,不顾所有美国同学的反对,扎西次仁执意要回中国西藏。他先设法去了古巴,又从那里搭船去中国。五十七天的海上航行以后,扎西次仁抵达广州,发现一切都不是他想像中那么简单。边境公安将他扣留了三天,接着直接将他送去了陕西咸阳西藏民族学院,接受师范培训。每天都有没完没了的政治课程,与他在美国接受的教育方式截然不同。

此时的中国越来越左,红卫兵的口号越来越响亮,扎西次仁很快就应声被捕,等待他的是六年牢狱之灾。被捕时距离他回国仅仅一年而已。1973年,扎西次仁获释,但依然背负着臭名声,因此生活拮据。1978年,伟大光明正确的毛主席去世,扎西次仁和当时许多遭受迫害的中国人一样,在心里偷偷乐着。同年底他获得平反。此后他将心血倾注于编著第一部藏汉英字典之上,并在胡耀邦访问拉萨之后为西藏的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提出中肯意见。其后扎西次仁在拉萨大学执教,于八十年代末退休。之后专注于在西藏乡村的兴学事业。

九十年代初期,扎西次仁重新联络上自己曾在华盛顿大学的同学,戈尔斯坦。戈氏其时已是凯斯西部保留地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人类学系主任,身兼数个研究项目的主持人。扎西次仁请戈尔斯坦帮助他写一部个人传记,后者慨然应允。

接着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就是这部出版于1997年的,扎西次仁先生的传记,名为"The Struggle for Modern Tibet"。本书由同为扎西次仁及戈尔斯坦同学的杨和晋先生翻译成中文,由香港明镜出版社于2000出版繁体中文版,名为《西藏是我家》。2006年,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在杨和晋先生的译本基础上做了政治删节处理后,也推出了简体中文版。

推荐这本书的英文版,从中可略窥,当年那些最同情共产党的藏人,后来有着何等命运。

(北京版的删节处理也十分有趣,请听下回分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