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3, 2009

西方学者眼中的西藏问题

这学期修的"二十世纪西藏历史"课的教材之一是教授自己写的书,书名叫"Tibetan Buddhists in the Making of Modern China"(《构造近代中国的西藏僧侣》),作者滕华瑞(Gray Tuttle)。每个礼拜我们都会读几十页,这礼拜终于读完了正文,虽然教授并未要求,我还是读了一些后记。然后只觉得感慨万千。在后记里,Tuttle谈了他对于现在北京和流亡政府宣传战的看法,以及他最希望影响到的读者。我试着翻译如下:

"……我的经历使我相信,不管是中方还是流亡政府一方,他们对古往今来汉藏关系的诠释都有些脱离事实。

正因为如此,我希望那些常常接触双方对立宣传的读者们,也能读一读我在书中列述的各种史料。比起那些依然尘封的历史档案,这不过是冰山一角。我最希望有两种人能成为这本书的读者,一种是西方的西藏同情者(包括明星,政客,自由西藏国际学联,甚至一些中国异见者)。另一种是流亡海外的藏族人――和许多西方同情者一样,他们对汉藏互动史往往所知甚少,因为历史上一些藏人团体的[亲中]行为,与现在西藏国家主义者试图一味将西藏塑造成汉人暴力的"受害者"形象不符。我还希望这本书能有中国读者(在中国或在海外的),他们被一种国家主义的历史观蒙蔽至深,根本不觉得"西藏问题"是个问题。我认为他们忽视当初中国入侵西藏以及在五十年代末期血腥镇压反抗,就好比今天的日本淡化曾侵略中国的事实,并否认南京大屠杀一样。" (p. 222)

在西藏问题上,很多"爱国青年"都会攻击"西方人",觉得他们和流亡政府的观点总是一致的。事实上就我所了解到的西方学者关于汉藏关系的著述来看,如果这些观点会让北京生气,它们恐怕只会让流亡政府更生气。从来就没有一个整齐划一的"西方人",当然也就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西方人的看法"。但遗憾的是很多孩子就是很坚持的认为,红色和彩色的区别就只是一种颜色和另一种颜色的区别而已。

推荐一下这堂课的几本教材,对西藏历史有兴趣的不妨看看:

1、A Tibetan Revolutionary: The Political Life and Times of Bapa Phuntso Wangye, by Melvyn C. Goldstein, Dawei Sherap, and William R. Siebenschuh.
这是藏族共产党员政治家平措汪杰的自传,由平措汪杰口述,著名汉学家戈尔斯坦(Goldstein,就是写《喇嘛王朝的覆灭》那位)和他的同事Siebenschuhh执笔。平措汪杰又叫"平汪",曾就西藏问题数次致公开信给胡总。这本书好像已经有中文版,但如果是大陆阉割版的话,建议宁愿不看。顺便推荐平措汪杰给胡总的信

2、The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The Demise of the Lamaist State, by Melvyn C. Goldstein.
这本书大概是研究西藏近代史最有名的著作,在大陆有中译阉割版,叫《喇嘛王朝的覆灭》。如果能看英文,建议看原版。即使不能,这本的中译阉割版看看也行,因为就算是经过了政治处理,这段历史看完之后您对西藏的看法或许也会改变。

3、 The Dragon in the Land of Snow: The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since 1947, by Tsering Shakya.
这也是一本关于西藏很有名的著作,关注1947年以后的西藏。作者Tsering Shakya目前是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教授。

4、A Struggle for Modern Tibet, by Tashi Tsering.
这本并非必读的教材,是可选读的自传之一。我选了读这本书,并写第一份期中书评。看完感慨十万八千。这本书有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的中文版叫《西藏是我家》(扎西次仁著),以及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的中文阉割版,标题是一样的。这本我已经看完,过段时间会放上书评及原版和阉割版的比较,会很有趣。

3 comments:

  1. I am grateful for your help.

    ReplyDelete
  2. I don't know who you are, but I'm grateful for your comment.

    ReplyDelete
  3. http://www.tangben.com/Himalaya/hm55zhuquan.htm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

    徐明旭

    第一部:西藏的自然和歷史

    第五章﹕西藏自古獨立嗎﹖

    5、是主權還是宗主權﹖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