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宗教和邪教的区别

前两天经过中国城,看到了法轮功摆出的宣传摊子。几幅惨不忍睹的照片非常醒目。一位年轻女生蹲下来看传单,身边有一位中年女士在给她解释着什么。没有停下来,经过的时候听到一句"你说我们能不愤怒吗?"

法轮功展示的图片向来都触目惊心,能够不看我都尽量不看。图片内容是说他们在警局、看守所或监狱受到肢体上的虐待,这意思我明白。但法轮功因此说自己受到了歧视,我对这种说法非常不满。这个说法暗示一种"区别对待",言下之意,不信法轮功的人就不会被虐待。可是,云南青年李荞明、王树坤都不信法轮功,却都死在了看守所。可见,在看守所的同志面前人人平等,有没有信仰都并不会降低"被死亡"的几率。

我并不认为法轮功练习者是因信仰而获罪,否则就无法解释法轮功从92年到99年不断发展扩大和平无事还能得到国家下属机构的各种表彰这个事实。事情出在99年的静坐。静坐的起因,根据法轮功的说法是,为了请中央出面让天津方面释放早先被抓的法轮功人士。所以从实质上说,是一万个公民的集体上访。

这样的上访,跟其他没有宗教信仰的上访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和那些千里迢迢到北京上访的民众被抓起来扔进精神病院一样。抓他们的人不好意思说这些民众没有上访的权利,因为他们有。那就只有找别的理由,比如说他们有精神病。所以哪怕你在地方政府那里申诉过很多次呢,当时他们并不会说你是精神病。可一旦你要告到北京去,你当场就是"精神病"了。

法轮功的案子是一样的道理。本质上是一万个公民找政府讨回公道,他们只是碰巧有同样的信仰而已。政府不好意思说这些民众没有在政府门口和平静坐的权利,于是说他们信了"邪教"――一个在当时的中国已经流行七年,并且受到国家表彰的宗教团体,就这样一夜之间成了"邪教"。从这段历史我们也可以了解到,宗教和邪教的唯一区别就是你是否找政府讨公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