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 2009

吴宓谈工人运动

[按:近日读《吴宓日记》,所获甚多。因为是写给自己看,又写在建国以前文人的思想还没被统一的时代,于是文中常常会出现一些"政治不正确"的论述,是四九以后绝难看到的。下文是吴宓于1919年8月16日的日记,当时他已从清华留美预备班结业,正在美国哈佛大学读书。这篇日记阐述了他对时下美国社会罢工频仍,以及对"共产主义"的看法。文中重点为原作者所加。]


八月十六日


雨。复读书如恒。

美国无学生罢学之事,而罢工之事则极多。其原因并非由贫民生计艰窘,并非由富豪资本家之苛虐,实由近二三百年来,邪说朋兴,人心浮动,得陇望蜀,生人之欲无尽。故虽丰衣足食者,常窥他人之多财,羡之忌之,则欲取而代之。又经社会党革命家之鼓煽,其风愈炽。

美国向称乐土,遍地黄金,非如欧洲之人稠地狭,又无旧邦之重税苛政,人民安富如乐,故罢工之风潮,来亦较迟。乃晚近经流寓此邦之外人(如犹太人、爱尔兰人、希腊人、意大利人等)运动鼓吹,罢工之事,乃恒见不鲜。欧战中,兵工厂之工人,要求加工资,屡罢工,其贻误军国,则不顾也。计自欧战迄今,四五年来,美国工人之工资,平均已增一倍不止。而作工之时间,则由每日十二时减为十时;再减为八时;近更求减为六时。工人结大党,全国一致,行凶暴动,以为要挟。而自今春以来,则美国罢工之事,几日有所闻。昔仅矿工,今则凡事皆受波及。前波城[注:波士顿]电车夫罢工,于是电车每票之价,自去年十月以来,由五文而增至六文七文,更至十文。工人要求犹不止。电车之后,则铁路工人罢工。近日来则优伶亦结会而罢工。今日报载,此间之警察方集会亦图罢工。若辈罢工之趋诣,无非攫取社会中智识才能较高之人之财产,以为己有。至其有类强盗行为,则悍然不顾也。(工人本多愚憨,惟多乘机游说、因缘得利之小人,从中鼓吹,代为计划、代作文章、代作条款。次等情形,殊类我国督军之有策士(又称"阴谋家")也。)然电车夫每小时得工资七角,每日约六远,每月约一百四十元。而大学教授,年俸在二千元以下者甚多。至各科教员及助教,得月薪仅五六十元。故以毕生碌碌,名高德重之硕学通儒,其所得乃不及一粗卤不识字之劳工。人事之不平,孰过于是?(解之者曰,工人无积蓄,时时刻刻,可以为乱,故以强暴取得。上流之人,或不敢,或不忍,自以礼义自安,不集会以争斗,其见轻也吃亏也。宜亦,此又孟子恒产恒心之说也。)

至于工人受虐待等,此皆前古之事,今绝无之。今日工场中种种设备,凡百情形,众目共见。昔之资本家,视劳工如奴隶,今则抚之如娇儿,畏之若虎豹,尊之若神明,罔敢拂其意。每一罢工之风潮起,其结局必系加工资。一业为之,他业效尤。一度得志,明日又来。于是工资之加也无已时。彼资本家、制造家亦必不能亏本,惟当增高物品售价以补之。物价日增,生活益艰,社会中全体人民,悉受困迫,而惟工人坐得厚资,故其实无殊于盗窃也。(据最近报告,自欧战以来,物价各种之平均数,已加百分之六十七。寻常衣物零星,近一年来,有加至一倍者。不能一一记,然尽人所知也。)

其害之尤大者,则凡有财产者,人人自危,甚恐一旦为人攫去无余。彼工人罢工之不足,又受乱党之煽动,遽欲效俄国过激派之行事,言共产,言均财。所谓共产均财者,无非以尽人之财产,收没充公,而归若辈享受管理之耳。昔之富豪,尚敢斥工人之非是,谓吾祖吾父贻吾者,应归吾及子孙享用。今之富人,则直不敢作此议论,只能处处乐善厚失、急公好义,或救贫恤困,或设学建屋。总之,博得"热心公益""惠施济众"之美名,庶几工人之攻击者,缓及于我,然亦可怜亦。大富豪卡匿奇Andrew Carnegie[注:今译卡耐基]氏,日昨逝世,集其生平所捐助公益者,至若干千万之多(生前所捐款实数,美金三亿五千万元,$350,695,653.40)。如此类之事,不知者,以为"富而好行其德"。知之者,乃见其被迫而为此。吾国革命者,各省富人,捐金而外,至含辱入哥老会为兄弟,以求保其资产。虽有文明野蛮之外别,而其实与美国不异也。

昔在希腊欧美盛世,与吾国同。人之尊卑贵贱,以学、德之高下为断。故首重士,次农,次工,次商。晚近商贵与工,工又贵于农,犹可云时势之所趋;若乃贱士黜学,而尊劳工,恣所欲为,则诚所谓倒行逆施,是乱世之道也。

美国事类此者多,不能一一记,兹述其大略而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