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8, 2009

王力雄:大处镇压,小处放纵的民族政策

文/王力雄

当局目前实行的民族政策,是政治上管的很紧,严厉镇压,而为了体现对少数民族的照顾,平衡政治上的强力镇压,在民事方面管得松,甚至采取姑息态度。这种大处镇压、小处放纵的民族政策,其实会导致最不好的结果。政治镇压造成的民族对立,不会因为民事上的照顾减小,反而使得少数民族被政治镇压形成的挫折和怨气,正好借小处发泄。譬如小杜说的维吾尔人不上卫生间而要在楼道撒尿,是因为「素质低下」,还是因为要表达不满呢?当这种发泄因为有少数民族身份被纵容,则会模糊社会的法治概念,似乎对少数民族有另一套法律标准。反过来使汉族反感,又会进一步加剧民族对立。最后没有一方满意,少数民族认为自己的权利不如汉人,汉人则认为少数民族有更多特权,受更多放纵

一位互联网上的读者写给我这样的信:「近年来,在京藏人商贩从无到有,从地下通道、人行天桥堂而皇之的移师街道,甚至在长安街两侧、使馆区安营扎寨。城管队员巡查时,其它流动商贩惊慌失措、仓皇躲避,藏人商贩却安然自若,甚至手头的生意也不耽误。为什么城管队员会熟视无睹,肯定有来自上级的指示,可以给藏人商贩法外开恩。在京藏人商贩能够享受这么一种超公民待遇,其实也在不断侵蚀本来就极其淡薄的法治氛围,亲眼所见的公民由衷感受到法律的虚无。政府的政治考虑永远是压倒法治,'依法治国'屡屡成为无稽之谈。」

这似乎是一种荒唐,被少数民族视为压迫者的汉人,却在为少数民族的「超公民待遇」不满


(本文节选自王力雄著《我的西域,你的东土》,全书PDF版:http://www.box.net/shared/yi6efblaa2

1 comment:

  1. 中国的少民事实上是享有种种特权的,包括行政自治的特权。

    尽管这个自治,和一些少民极端分子所声称的自治不是一回事。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