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7, 2009

王力雄:「新疆」还是「故疆」?

文/王力雄

「新疆」,写下这两个字让我颇费踌躇,它是中国现实领土六分之一面积的称号,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两千多万人民时刻挂在嘴上的名称。但是当我在头脑里面对这本书的可能读者时,会浮现我在波士顿经历的场面。那是一个关于「族群」问题的研讨会,到会的有藏人、蒙古人、台湾人,还有大陆汉人。大家都知道,如果没有维吾尔人代表,该到场的肯定不能算完整。当会议已经开始,才有一位维吾尔人从德国姗姗来迟。他的第一句话是向与会者宣布,如果有人使用「新疆」二字,他便拒绝参加会议。

「新疆」一旦进入某种场合,就从一个地名变成包含很多难题和对抗的历史。什么是「新疆」?――最直接的解释是「新的疆土」。但是对维吾尔人,那片土地怎么会是他们「新的疆土」,明明是他们的家园,是祖先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呀!只有对占领者才是「新的疆土」。维吾尔人不愿意听到这个地名,那是帝国扩张的宣示,是殖民者的炫耀,同时是当地民族屈辱与不幸的见证。

新疆――即使对中国也是个尴尬地名。既然各种场合都宣称那里自古属于中国,为什么又会叫做「新的疆土」?御用学者绞尽脑汁,把「新疆」解释成左宗棠所说「故土新归」,却实在牵强,那明明应该叫「故疆」才对,怎么可能叫「新疆」呢?何况早在左宗棠前一百年,那片土地就已经被清王朝叫做「新疆」了。

不过,只要谈那片广阔土地上的事,总得用一个名称。最终我还是用了「新疆」,除了是一种现实的不得已(即使是东土人士谈具体话题也难避免用「新疆」),其实也能让双方都从中各取所需――维吾尔人能以此证明他们的土地是被中国所占,中国也能以此宣示疆土的归属。

用这么多篇幅,我的目的不是仅为说明选择地名的困难,而是想说明新疆问题的复杂。仅地名就已存在如此纠葛与对立,揭示新疆问题全貌的困难可想而知。

(本文节选自王力雄著《我的西域,你的东土》之《前言》,全书PDF版:http://www.box.net/shared/yi6efblaa2

3 comments:

  1. 御用学者绞尽脑汁,把「新疆」解释成左宗棠所说「故土新归」
    ==============================================
    你错了,《故土新归》不是左宗棠说的,是清朝乾隆皇帝说的,故宫里有他关于新疆《故土新归》的文档。

    ReplyDelete
  2. 摘自维基百科:
    关于‘故土新归说’与‘新开疆域说’

    一个ip用户的修订:

    “新开疆域”之意。左宗棠在率军击败“大小和卓”叛乱时,曾称“新疆”为“故土新归”之意,并得到今日中国政府的推崇和维护;但“故土新归”为何取 “新”而不取“故”,则成为世人诟病此解的重要论据。

    大和卓波罗尼都为清高宗时期的人物,左宗棠击败?关公战秦琼?

    《清高宗实录》卷482有关于故土新归的记载,虽然伊犁将军为当时新疆地最高官职,但是新疆作为地理名早于同治回乱后新疆建省。乾隆二十九年十一月(1764年底),乾隆皇帝在答复有关增纂《大清一统志》事宜时就曾要求,“将西域新疆,另纂在甘肃之后” 即,此处用西域新疆也有西北部新开疆土的意味(但是乾隆诏书多对比汉唐,也强调为中原王朝开拓已久)。清代著名思想家、学者魏源的《圣武纪》中说,“盖新疆内地以天山为纲,南回(维吾尔)北准(准噶尔);而外地则以葱岭(帕米尔)为纲,东新疆西属国。”“然岭以西之属国非岭以东之郡县矣。”新疆的‘南回(维吾尔)北准’的地理位置与民族构成在新疆作为省名前也已经在各种文献中出现。

    同治回乱后, 主持新疆军政事务的左宗棠数次上奏,主张在新疆建省,同样提出了“他族逼处,故土新归”(《左文襄公全集•奏稿》卷59)。 光绪十年(1884年),新疆建省,但“新疆”一名早于左宗棠收复此地,而且左宗棠收复后的理念也不是新开疆土,同样也是与清高宗时一个口径‘故土新归’。在新疆,维吾尔族条目中的一些用户明显在频频采用无来源的观点来建立‘新开疆土说’,如果有历史学家观点为此说

    ReplyDelete
  3. 从魏源的《圣武记》也可以看出,维人在新疆的祖居地,只是喀什附件的新疆的部分地区。

    至于49年为什么新疆维人人口扩张到了北疆,建议你看看三区革命的真相。

    原因是维人三区革命《驱回灭汉赶哈萨》的暴力。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