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 2009

中医(2):三位医师

上午找出当年辛苦采访几位医师后写的专题文章,颇觉当时的文字过于幼稚,于是不打算录在这里了。只是结合文中提到的一些事以及GMAIL中的对话存档,想介绍三位给我印象较深的医生。

1、妇科医生改行做中医。

采访葛医生都是在电话中进行的,她忙得没办法接受面谈。温市的华人中医多半给华人看病,西人中医多半给西人看病,虽不见得是有意为之,倒也是个普遍现象。可是到葛医生所在的"慧康诊所"看病的,却几乎都是本地西人。葛医生也数次接受当地英文媒体的采访。从这个意义上说,她无疑算是在主流社会中推广中医比较成功的中医师了。

让我对葛医生感兴趣的是,她在来加拿大学中医以前,是国内的西医妇产科医生。我以为她弃西医学中医,情感上会更偏向于中医一些,但当她得知我们在做中西医的比较专题后,特别跟我说,西医在很多方面都比中医更具有优势,比如诊断精确、治疗结果可预见性高、见效快等。她强调说:"虽然我现在是中医,但我不会觉得自己正在做的就是最好的,中西医都有优缺点,这是肯定的。"

后来我发现,大多数我接触到的中医师对中西医角色的看法与此相似。

2、研究中药的西医肿瘤专家。


Dr. Stephen Lam是卑诗癌症研究中心的资深科学家、肺癌组主席,也是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医学院教授。他当时带领一个团队研究中成药"增生平(ACAPHA)"对肺癌的癌前病变所起的预防作用。增生平又名抗癌乙片,其成分是六种中药:山豆根、拳参、北败酱、夏枯草、白鲜皮、黄药子。Dr. Lam说,早先在中国河南做的临床试验中发现,这种中成药可以大大降低食道癌的癌前病变几率,于是也打算研究其在预防肺癌病变中的作用。

他告诉我们,这个在曾经吸烟者人群中做的试验可能会持续长达十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第一阶段的耐受性试验刚刚结束。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去查了一下Dr. Lam的试验进程,目前已经进入第二期临床试验阶段,开始进行随机对照双盲试验。就这个试验来说,结果尚未知。有关该试验二期阶段的详细资讯,可以在这里看到

Dr. Lam给我的印象就是典型的实验室科学家,讲话一板一眼――知道什么说什么,不知道的也不贸然评价。作为一个接受严格科学训练的西医师,他对中医并无先入的"好恶"。他认为中医中药是"可能的"治疗手段,但至于是否真的有效,却有待试验证明。

3、温哥华北京中医药学院院长。

李文沛医师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已有三十多年临床经验,目前是卑诗省注册高级中医师。他有自己的诊所,同时也是温哥华北京中医药学院院长兼讲师――名副其实的"医"和"师"。

我问了李医师一些有关中医教学方面的问题。李医师告诉我,现在不管是在中国或是加拿大学中医,都必须学习西医课程。他给我介绍温哥华北京中医药学院的课程设置,除了中医必修科目外,学生还必须修习正常人体解剖学、生理学、生化、病理学、微生物、西医诊断学、西医内外科学等西医科目。详细内容见其网站上的介绍

后来我上网找到国内山东中医药大学的七年制中医学本科专业课程设置,的确如此。该校中医专业的西医必修课有:正常人体解剖学、组织学、生理学、生化、药理学、病理学、医学微生物学与免疫学、生物科学概论、医学细胞生物学。

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我以为中医就只学过中医,西医就只学过西医。后者或许是事实,但前者却不是。这就让我意识到了一件事:捍卫中医的中医师们,都懂得现代医学(西医)的逻辑,因为这是他们中医教育的一部分;而抨击中医的西医师(或生物博士)们却不见得懂中医,除非他们也像中医学校的学生学西医那样,研究过中医基础理论、中药学、方剂学、针灸学等等中医基础知识。这是我的一个观察。至于通过这个观察能得出怎样的结论,那就见仁见智了。容后再议。

(此节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