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 2009

中医(1):温哥华的洋人中医师

上回说到我和同事去John的诊所拜访他,回来就写了下面这篇文章:


东学西渐:温哥华的洋人中医师


文/潇潇


医师简介:John Blazevic,前卑诗省中医协会(TCMABC)会长,现为卑诗省中医针灸管理局(CTCMA)委员会成员。1999年毕业于温哥华国际中医学院后,John赴中国江苏省江阴市中医院实习,之后在日本拜 Edward Obaidey中医师为师做学徒五年。John擅长太极拳、意拳,对亚洲哲学、文化、艺术有浓厚兴趣。他致力于将传统的中医理论运用到实际治疗中去。


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笔者从卑诗省中医协会的网站上看到一个名字:John Blazevic,会长,注册针灸师。Blazveic?怎么拼都不像亚洲人的姓氏,难不成是个金发碧眼的中医师?为什么一个西人会选择中医?中国人看着都觉费力的中医典籍他都读过吗?病人会信服一位洋人中医师吗?他会讲中文吗?……带着满腹疑问与John联系,John欣然接受本刊采访。



取"针"字古体,John将他位于Main街上的诊所命名为"鍼灸院"。鍼灸院内是清一色的硬木地板,靠窗放置两张中式藤椅。一面墙上挂着一幅字画, 另一面墙边倚着一个大书柜――《黄帝内径》、《难经》、《金匮要略方论》等中医经典首先映入眼帘。柜边墙角点缀着几件翠绿的盆栽,伴随柔和的背景音乐,这里丝毫找不到"诊所"在我们脑海中留下的刻板印象,更像是繁忙生活中可以驻足歇息的一块绿洲。

[不同文化有不同医学]

要说John对中医的兴趣,得先从他父亲的养生观说起。John的父亲重视自然之道,他们家吃的蔬菜都是父亲在自家后院亲自栽种的。如果John生小病,父亲会先让他休息等待,依靠身体的自愈能力自然康复。几乎从来没有生过大病的John,大部分的病也都这样好起来。

进入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读生物系的John,一开始对西医充满这兴趣。后来却发现在一切如压力、皮肤病、失眠等常见问题上,西医的治疗效果并不显著。回到家乡 后,John再次进入大学主修心理学与哲学。因为课外教学的机会,他接触到加拿大原住民阿尼师纳贝族人(Anishinabe),跟他们去森林里采集树皮、植物根茎,看他们将这些材料制成茶和药。从那时起,他就深切体会到:医学不止一种――文化的不同,对"医"的看法也不同。John在大学练空手道五年,对人体学位深深着迷,逐渐对东方文化产生浓厚兴趣。一切的一切,渐渐将John的兴趣导向了传统中医。

[中医:是医学更是哲学]

与父亲一样,John认为人体的自愈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只要为其提供良好的外部条件,就可以让疾病"不治而愈"。而这些外部条件不仅有健康的饮食、合理的运动,还包括适宜的衣着,甚至正确的思考模式。

学哲学的他深深体会到中医的博大精深。"就说失眠好了,人体上半身属阳,下半身属阴。阳气下行,阴气上升,阴阳才得以平衡,所以理想的睡眠状态应是'头凉脚热'。我治过很多失眠病人,几乎全都双脚冰凉,这样怎么会睡得着呢?"John耸耸肩说:"对很多人来说,回家用热水暖暖脚,穿双拖鞋,就这么简单。"对于John来说,中医不仅是医学,更是哲学。

["传统"还传统吗?]

因为John曾拜日本医师学医,很多人将他的针灸术归类为"日本针灸",对此,John颇不以为然。他解释说,日本和韩国的中医学都是建立在中医经典之上的,只是因为历史原因,一些在海外得以传承的中医经典在中国却已无迹可寻。他选择去日本深造也有这样的原因。John坚持认为:"我学的不是日本针灸,是传统的中医学。"

讲到传统,John自有他的看法。中医在英文中是"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直译为"传统中国医药"。求学初期,John却常常有这样的疑问:传统中医的"传统"到哪里去了?John从墙上拿下一块木板,上面是一篇英文文章,标题却是几个斗大的汉字:针灸=针+灸。John抱憾:"我们常把针灸当成一件事,其实'针'和'灸'亦是不同的,但现在艾灸已经很少有人在做了"。

传统中医最重要的理论之一, 就是强调身体健康与情志活动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John尽可能保持鍼灸院的整洁不说,还特意将它布置得古色古香――摆上绿色植物,放上背景音乐,让病人从迈进这里的那刻起,就开始了情志调节的第一步。对太极颇有研究的他也时常教授病人简单的太极动作。他认为,如果对每位病人都只是把脉开方而已,就错过了 传统中医的精髓。"中医诊断不应只是一门医学,更应是一门艺术。"John如是说。[完]

------------------

现在再读这些文字,发现文首提出的那些问题好像一个都没答到。John认得一些中文,但不大会讲。他读的中医典籍基本都是英译版。采访也都是用英文完成。我对这次拜访John的印象非常深刻,自己学到不少东西,尽管限于篇幅和能力未能形诸文字。后来杂志没有办成功,几期之后就没了下文,但这份短期的工作倒是让我对许多话题,包括中医,产生浓厚兴趣。

另外补充解释几点:

1、John最初对西医感兴趣,学的也是生物。他是在发现西医对部分疾病的疗效不显著之后,才慢慢开始关注中医。我记得有问过他,是否认为中医比西医更好?他并不赞同这种二元对立的问法,回答说,不是好或不好,而是不同。他认为西医作为现代医学,必然是主要医疗手段,但中医可以起到辅助的作用,在一些疾病(如文中提到的压力、皮肤病、失眠)上,可以弥补西医的不足。

2、John跟我后来采访的华人中医师很不一样。给我的感觉,他比我接触的任何一个华人中医师都更中医更传统。据后来采访的一位从北京去的老中医说,现在国内的中医教育,基本都是中西医结合,一些中医的思维方式也都很"西医"了(这是好是坏后文再细论)。

上回提到John有自己的网站,在这里:John's Acupuncture Clinic. 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点进去看看。他设想的阅读对象自然是对中医一窍不通的普通西人。其中的自我介绍、诊所介绍、对针灸的介绍、FAQ等等,都很有意思。一个西人中医师对中医的看法。

1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