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5, 2009

政治还真是一场游戏

马英九素来关注六四,每年那一天都会参加悼念活动,并向大陆喊话呼吁平反。2002年的十三周年纪念日,他说:“十三年来大陆的人权表现还是值得检讨,我们不要为了怕中共,就不敢提关键性的议题,即使被讨厌、因而不能去大陆,也不该就此松口、让步。”他还信誓旦旦地喊出口号:“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这一切,都发生在马英九当选总统以前。

去年六月,马当选后的第一个六四,其感言语气与从前相比已是判若两人,全文如下:

“自從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以來,每年屆時我都會參加紀念活動或發表文章。我對「六四」的關心,主要在於關心大陸同胞能否享有自由民主的生活

今年「六四」跟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三週前,四川發生了大地震,災區廣達十餘萬平方公里,死傷超過四十萬人,至少五百萬人無家可歸。從大陸官方搶救災民的迅速、大陸首長對災民的關懷、災難及抗爭新聞報導的開放、大陸人民捐輸的踴躍、到對外國救援團隊的歡迎及對台灣救援工作的肯定,與1976年唐山大地震時期的表現已大大不同,國際媒體亦迭有佳評,顯示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年,已有一定的成果。

我在5月20日就職演說中,曾經表示:「我們真誠關心大陸十三億同胞的福祉,由衷盼望中國大陸能繼續走向自由民主均富的大道,為兩岸關係長遠的和平發展,創造雙贏的歷史條件。」今天我們關心「六四」真正的意義,也就在此。(貌似这里的逻辑是:政府救灾很积极,所以六四可以不用太计较了)

再看今年二十周年的感言,简直是气煞人不偿命。先是轻描淡写呼吁“这段伤痛的历史,必须勇敢面对,不可以回避”,然后泛泛而谈古今中外“政府与人民之间的流血冲突”,再联系台湾当局自身与民众和解的经验讲了一堆故事,最后终于回到了大陆,是要谈那件事了吗?不是的:

“「六四」之後20年間,海峽兩岸都發生巨大的變化。大陸經濟改革成功,人民生活大幅改善。最近10年,大陸當局比過去更為注意人權議題(这倒是真的,前不久国新办才发布了2008美国的人权纪录,除了參與1966年聯合國「政治與公民權利國際公約」(簽署)與「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批准)外(既然从1966年起就关注人权了,你从1989年到当选总统以前的“六四感言”中为何从未提过?),並多次提出「人權白皮書」,今年4月也正式公布「國家人權行動計畫(里面有提到平反六四吗?)。儘管國際社會對此褒貶不一,但是這些作為顯示,大陸當局已經願意直接面對這個議題,展現與過去完全不同的開放與自信。 ”

马上台之后一再表示,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从台湾人民的利益出发,这话倒也不假。大三通既开,台湾的经济复苏有了新的活力。此时触怒大陆似乎于台湾并非好事。然而疯狂亲近一个有钱却无民主自由的大陆从长远来说是否符合台湾人民的利益,不知马总统是否想过。六四事件十五周年纪念之时,马还说:“虽隔了十五年,今日看到六四纪录片,仍然红了眼眶”。短短五年后的今日,虽然马总统没有说,但我想他一定还是红了眼眶——此番非因六四纪录片,而是滚滚而来的人民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