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 2009

记一次鸡同鸭讲

网络上的种种争论,我常常觉得,纯粹因价值观的差异或者知识结构不同而起的少,因为争论双方表达不清,或是理解能力欠缺而起的占多数。君不见,很多明明观点近似的人,也可以吵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今天我就见证了一起,涉及鄙文《基督教的悲哀》。昨天写出来,一位在奥地利留学的朋友转载去了一个聚集奥地利留学生的论坛——没想到却惹出一小段叫人哭笑不得的风波。

话说昨天这篇文章,是因为看了美国堕胎医生在教会遭枪杀的新闻(见首段)以及想到自己与基督教的接触(见末段),有感而发的。感叹的是,对耶稣来说什么最重要,真是我们想像的那样吗?引述新闻后,我引用了一段圣经,耶稣回答法利赛人哪条诫命最大时说的话:“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引完我注明了出处:马太22:37-39。

接下来我针对耶稣这段话,和一些有过激行为的基督徒,说了如下这段引发争议的话,我说:“但显然,一些美国基督徒的圣经版本有差,他们的马太福音第二十二章耶稣的回答那里写的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憎恨同性恋。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杀死堕胎医生。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在朋友的论坛里,第一位阅读此文的A君(后来估计应该是位基督徒或至少是慕道者),看到这一段中红字的部分,义愤填膺,他回说:这作者是要针对那乱七八糟修改圣经的邪教(红色字体的马太福音选节我从来没见过)还是针对基督教?在多个发达国家与地区都有国际知名的帮助同性恋的基督教非盈利组织,遍布香港、台湾、加拿大、美国。如何见得是有歧视?作者是自以为了解圣经而妄作个人主观定义,看那句‘我想来想去觉得最有可能的答案是’就看出是个自以为是的写手。这么有分析天份,考虑推翻基督教如何?”

让我复述一遍好了:义愤填膺的A君认为,那些红字的确是从美国某个“乱七八糟修改圣经的邪教”圣经里摘录下来的,只因为我说了一句“一些美国基督徒的圣经版本有差”。我顿时有些啼笑皆非,觉得有必要给这位主内兄弟解释一下,受洗三年的我,没有推翻基督教的意图,而那句讽刺的话,万万不可如此理解。

然而,就在我想注册ID的时候却发现来得有点迟了。转文章的朋友为了护我而留言,两人你来我往讲得不甚愉快,又加上两个打酱油的群众观战,“讨论”不幸已经进行到第六页,一如多数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到第2页以后的讨论一样——跟主题已经没有半点关系。朋友的第一个留言为了证明我不是“妄作个人主观定义”,告诉对方我是美国博士,说搞研究的人不会信口雌黄,写文章看重逻辑。我一看到“美国博士”四个字,寒毛都吓得立了起来,心下大呼不妙。此节的确是朋友心急弄错,我是有申请过美国博士,但材料寄了6、7所,没有一个要收我做博士生,只有一所愿意收我做硕士生观察看看。今年9月开学,而我此刻人在中国。别说我此生没有踏上过美国领土,现在根本连个美国签证都没看到。跟“美国博士”这个头衔更是18竿子打不到了。但如前所说,此时要解释什么都太迟,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下看。

果不其然,网友没有放过这个可疑的“美国博士”。A君先是讲了一通我看的那个版本的邪教圣经是何等的荒唐,又说即使是有也不能代表基督教,还提到翻译应注意信、达、雅,除此以外的胡编乱造都是异端,云云。(汗)后段又说:“如果你那位博士朋友以一个非正统教会的所谓圣经来做学术研究。我只能说是很遗憾。我们牧师也是美国化学博士+神学院毕业生,每年来我们教会做讲道的美国、台湾牧师和传道者的学历都远远高于这位作者。”(狂汗。。)

不过A君看来关心的只是基督教的声誉,讨论一升温,他就消失了。此时路过一位打酱油的B君,貌似对主题兴趣不大,倒是对“肉搜美国博士”兴趣浓浓。B君很快用GOOGLE找到我的博客,点开我的简介,把那一段自我介绍复制了过去,又把我的邮箱贴出来,问我朋友:哪里是博士?朋友看了看我的自我介绍的确只写了要读MA而且这都还没开始,就很诚恳地道了个歉,说可能是弄错了。

此时我如释重负,以为后面就没有了。事实证明我低估了人民群众路见不平死缠烂打的功夫。此时来了一位C君,完全忽视楼上我朋友道歉并更正的留言,兴奋地说:“啊,美国的高人啊,天哪。。。居然也是84年的,真是太巧了,我也认识一个MM,也是这样的,现在在国内卖豆腐,老好吃了。。”看完不知该哭该笑,也就趁这个时候,跟进回了一贴表达两个意思:第一,对同为信徒的A君很抱歉,并解释了我的意思,澄清没有推翻基督教的计划。第二,强调我并非“美国博士”,我连硕士都不是,我也没有去过美国

发完之后第一个回复的是C君,话语依然带着那种我很难详述的情绪,他说:“主人公来了。。美国的高人,膜拜一下。。”讲完又再回复一个详细的,说了一些他对文章本身的看法,主要批评了我写的最后一段——“最后直接以基督徒反对堕胎,安乐死和同性婚姻作为藐视基督徒的理由,以自己个人的观念来否定其他群体对某些事情的看法,是很无礼和YC的。。” 我翻了两个白眼之后把我写的最后一段贴出来,与他分析,这一段跟“藐视基督徒”这种概括笼统的话连边都不沾,并说,我觉得从一开始(包括“邪教的圣经”那一节)到现在的讨论,根本与“基督教”这个话题无关,只是一个“关于阅读理解能力的讨论与辩驳罢了”。

这话可能重了,C君回说:“原来如此,是俺们农民看不懂您美国大学毕业的NB人物的大作,您的词藻太丰盛了,措辞太婉转了,俺文化低,理解错了。。原来您也是很反对堕胎和安乐死啊[注:并不是],俺中文不好,就会说土老冒的德语,没理解正确,说话粗俗伤害到您了,俺在这里给您跪下了!!”

再次看到“美国大学毕业的NB人物”这几个字,让我深感误会太大了,C君现在已经完全听不进去我的澄清和解释了。为了一劳永逸地让他彻底消除心结,无聊的我干脆顺着他的话,为“我曾去加拿大留学并拥有大学学历”的事,向他郑重道歉,希望我们不要再讨论于主题毫不沾边的我本人的学历问题了。C君很领情地说:俺接受了您的道歉。(哈哈)

事情到此结束吗?当然还没有。通常接受了别人道歉的人总觉得有义务再把自己如何受到伤害的来龙去脉细数一遍,以下就是我觉得C君最精彩的留言:

“这个论坛貌似是欧洲一个小国家奥地利的地区论坛,国家土了点,也小了点,但好歹咱们出来的,也算半个留学吧?但看前面楼层的言论,似乎在美国念书才算留学,在奥地利留学就算流亡,咱奥地利毕业的伙计,跟美国毕业的博士一比,干脆就蹲地上算了。。别说理解能力没办法比较了,说话都没底气,太XX土气了。。真的很感谢LZ把这个帖转过来给大家看,俺算终于见识到美国高材生思想的高深和磅礴了,终于可以心服口服的鄙视自己了……(下面的废话略)”

博士!又见博士!又见美国毕业的博士!我此刻很想在这位先生头上凿一暴栗。这时的心情昨天在聊被害妄想症的那篇里也写过,是一样的道理。对话差不多到此刻就结束了,后来我说恕不奉陪,C君也没有再留。

如果您耐心看完了整件事的经过(而又不是当事人之一),那可真是了不起。我想把这经过写一写,因为觉得其中有几个很有趣的现象值得玩味。首先就是文首提到的,很多网络争论中,根本不见价值观的分歧,而只是表达或理解有误而已。我和A君的分歧应该属于这一类,可惜他早抽身离开,我没办法去消除这个误会。

然后就是,C君的话以及他微妙的心理活动启发了我:今后如果真的念了美国博士,千万不能写进博客BIO,要好像偷了东西一般小心翼翼,问到也绝口不提。否则,一旦有文章冒犯到了谁,难保不会再有人拿我的个人简介开刀。他们不屑与你讨论文章是否有条理,只要觉得被冒犯,就认为一定是因为你是个自以为是看不起别人的美国博士。毕竟,就事论事讨论一个话题是很不容易的(你要有逻辑、有条理),人身攻击却简单多了。阴阳怪气地攻击一个假想敌就更容易了。

在我苦口婆心的解释我没有去美国留过学之后,C君还是坚持向我宣传:去过美国留学没有什么了不起,学历和留学经历都不能成为评判一个人思想的标准,云云。是的C君(如果你在看的话),我和你一样只是个普通留学生,我和你一样只有大学文凭,可见我们的分歧绝对不在于留学经历或学历。是智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