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 2009

暴民是怎样炼成的

家里新添了一只狗宝宝,两个多月大,十分活泼。
这孩子让我很不解的是,她竟患有被害妄想症——
只要远远看到有人朝她走近,她就会尖叫着跑开。

一开始我还耐心地哄她,想跟她做个朋友。
我拿食物逗她,轻声唤她,试图摸她,都没有用,她尖叫得更响,跑得更远。
妈妈是个很没耐心地人,一开始和我一样迁就着她,
后来有一次晚上去楼顶,人还没踏上露台,就听到小狗歇斯底里地狂叫。
妈妈索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把她给抓了起来,连拍两下屁股。

奇怪地是,她反而又不叫了。我说是吓糊涂了。

我很了解我妈当时的心情。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你明明没有害她的意思,她每次还那么叫,反而让你觉得不害她对不起她似的?
妈妈大点头。

写这一段是纪念今天下午twitter和live.spaces几乎同时被和谐的事。
我一直担心老大哥会和谐掉我在live spaces的博客,那里我写了三年多,从前是有访问限制的,因此也肆无忌惮地讨论过很多敏感话题。
几个月前在blogspot开博客,就是为了保护live spaces那边,想把时事议论发在这里,万一和谐掉不可惜。

现在看来我的担忧太自我中心了,老大哥哪会和我一个人计较,他只是把live spaces连锅端了而已。
当我将live spaces无法访问的事发上twitter询问求证之后,嘿,twitter也不能访问了。

然后我就想起了我家小狗的故事。

我只想说:老大哥,这回你赢了,从今以后我决定做个暴民,不然真的好像很对不起你似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