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5, 2009

发现


刚刚结束16天的旅行。
还在大理的时候就发现我的博客再次无法访问,
回家之后才知道整个blogspot都被墙了;
正在百思不解中,发现二十年来最敏感的一个日子正在逼近,遂恍然大悟。

不指望blogspot能在近期内解封,但目前也暂无搬家的打算。
这段时间内将尝试用email publishing来更新,
使用feedburner订阅的朋友应该不会受到影响。

回家打开GReader已经2000+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catch-up。
在路上的时候从出租车的广播中听到了卢武铉自杀的新闻,除此以外基本与这个世界绝缘。
看来活得与世隔绝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且此行让我感觉到,“绝缘”其实是很多人的生活状态。

于是难免有些自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