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7, 2009

德国公司道歉了,所以呢?

1

今天打开Google Reader,看到一组“漫画”,没懂。又多看了两眼,突然明白了,不觉莞尔。然后意识到,这应该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德国公司“辱毛安全套广告”。

关于这则广告是否“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重点是,伤害了“我”的感情,不等于它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同样的,“我”不高兴了,也不等于中国不高兴。很多同学分不清楚这中间的逻辑关系,以为谁都可以代表中国。其实不是的,只有芮成钢可以。

广告将毛泽东、希特勒、拉登并列,对一个中国人来说,多少会觉得唐突。可是考虑到作者是德国广告商,就不足为怪了。显然这不是一则针对中国受众的广告,而是针对德国受众的。

广告(advertise)与宣传(propagandize)有个很重要的区别:宣传塑造受众的观点,广告迎合受众的观点。宣传家不会管民众在想什么,他们利用权力占领舆论要塞,不遗余力滚动播出他们希望民众接受的观点。广告商则不同。他们必须通过市场调查了解受众在想什么,然后根据受众心理制作广告。如果德国人民普遍崇拜毛泽东,那么一则将毛与拉登并列的广告必然会招致德国人民的谴责,广告商就会损失惨重。此案中,愤怒的是“广大”中国人民,德国人对这则广告的反应倒是比较平静,这恐怕才是问题所在。

需要想想的或许正是:为什么这样一个贬低毛的广告在德国行得通?

2

想到一件或许有些可比性的经历。大学的时候,华人留学生都爱在课间聚集到餐厅旁的休息室,或聊天,或看书,或干嘛的。学校有不少台湾学生,政治属性蓝的偏多,绿的也不少。比较蓝的台湾同学提到两岸多半会以“大陆”和“台湾”相称,但比较绿的同学几乎一定是称“中国”与“台湾”。

我们的休息室没有很大,时不时就可以听到附近台湾同学的堆里飘来一句“他们中国”,偶尔还能听到“共匪”这种“侮辱性”的称呼。当然他们只是说给身边的一圈朋友听,完全没有挑衅的意思,可是如果坐在附近,就会不小心听到。

现在想起来,当年我是否应该让他们道歉?我是否应该对他们说:虽然你们的话不是说给我听(就像那个德国广告没打算投放中国市场一样),但你们的话既然是讲在了公共场所(就像那个广告被放上了互联网一样),就可能被别人听到,就刚好被我听到了,伤害了我一颗向往祖国统一、热爱党的赤诚之心,所以你们应该道歉。

这么做有一些技术上的难度,因为加拿大尊重言论自由,况且人家又不是故意寻衅。但我方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是:我们学校大陆留学生比台湾留学生起码多5倍。你们有表达的自由,我们也有嘛。就组织大陆留学生在校园里来几次公开抗议,抗议绿营台湾同学在学校休息室的公共场合内曾经有过台独的、侮辱性的言论。反正这两年我们已经成功使用人海战术使得好几个帝国主义媒体相继屈服。

我们假设这些抗议成功了,几位台湾同学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做了个道歉的姿态。那么问题就来了:然后呢?我们成功宣传了中华统一的思想?台湾绿营民众的想法就被我们永远地改变了?还是说,祖国的统一指日可待?

是否会有上述结果我不能肯定,我能肯定的是参与这次抗议活动的大陆学生一定都会觉得特别扬眉吐气。其中一部分学生即使在今后的考试作弊中再次被外国老师当场抓住也不会觉得特别丢脸了。这有什么关系呢,起码我的祖国是强大的。

2 comments:

  1. 他们把“侮辱毛主席”当成了侮辱他们的神,不管这是对谁说的。他们要求的是向他们道歉,因为德国人伤害了他们的信仰,如此反应也不奇怪。现在我们的立国之本差不多就是毛爷爷,毕竟人家在天安门城楼上看着中国民众呢。乌有之乡的同志们认为认同毛爷爷才是一个中国人,否则就是×××(反正不好听),伤害中国人感情一说在这个前提下无比正确。问题是这种偏执狂是否多到能代表中国社会的主流倾向,得罪了这些人有没有可能妨碍那德国公司的业务,你看LV从来不在乎那些人的感情。

    那个“多五倍”很有趣。

    ReplyDelete
  2. 一间德国广告公司为了这种事道歉,到是让我有些意外。后来发现公司叫Grey Worldwide,在全球都有业务,还在上海有据点呢。难怪了,为了不影响生意,道歉是必要的。只是不知德国人民是否从此开始崇拜毛主席。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