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8, 2009

《中国不高兴》:暴力不合作的闹剧

用三天时间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中国不高兴》。实事求是地说,这本书并非一无是处。像军校出身的宋晓军,提出中国应有“大目标”,应试着多从军事的角度、战略的角度看待国际关系;或者王小东说的,金融产业比重过大,国家可能出问题,制造业才是一个国家力量的源泉;再如作者也提到了以“比较优势”为基础的国际贸易可能对一个国家的国防、安全构成威胁……这些观点都值得思考,而且其实它们都不新鲜。如果作者抱着就事论事的态度去讨论这些事,可能这书也就没卖点了。

那么,为什么这本书还是招来了骂声一片呢?我认为问题还是出在作者们身上。别看以上这些观点貌似有些理性,却几乎都是从通篇粗糙的、情绪化的、粗鲁的言辞里,以及其他各种歪理邪说中提炼出来洗了又洗晒了又晒才好歹有个理样儿的。我后来看了一个《中国不高兴》作者的访问,记者问为什么骂这本书的人那么多?作者之一回答:那是因为他们根本没看懂这本书。这话实在是叫人哭笑不得:一朵芬芳的鲜花,你非要拿去牛粪堆里培制一番才拿出来给人家欣赏,人家嫌臭,你就不能怪人家没有仔细闻/没有闻到实质/闻得很肤浅。

民族主义者看清楚了一个现实:西方世界对中国多少有些排斥、打压、不以为然。但在面对这个现实时,自由派和民族主义者却有明显分歧。自由派认为,一个不透明的专制政权正在迅速崛起,谁看了都会恐惧。要改变这样的现状,我们应从建设自己做起,致力于沟通。然而民族主义者认为,要改变这样的现状,就是要大声说出我们的不高兴,就是要用最直接最原始最生物最粗暴的方式表达我们的愤怒,甚至不惜与西方世界有条件决裂,然后有一天,西方世界就会对我们肃然起敬了。

这本书最让我厌恶的,是那种“暴力不合作”的态度。特别突出的是在环境议题上。最早开始关注环保的本来就是西方人,最早开始在行为上有所收敛的也是西方人。可环保是个世界性的问题,不是几个西方国家省着点用就能救地球的,人家必然想到要与发展中国家合作。这一来作者们就不服气了,完全不见发达国家对于节约能源已经做出的种种努力,完全不顾这个问题的“世界性”,坚持认为这就是西方国家不想让发展中国家过上好日子而想出来的阴谋。一件本来并非特别针对中国的事,就这样被诠释为一件专门针对中国的事。作者之一王小东说:
好多人都说,中国达到美国的程度,四个地球都不够。问题是美国人凭什么永远在人均上是老大,我们永远是老一百五?这是不行的……我才不管你要多少个地球,中国排在别人后面就爽不了。为什么? 因为我们爽了两千多年了,就这160多年没有爽,我们接受得了这个现实吗?”
读完这话,很想问问这位听上去就特别讲理的中年人:那你说怎么办吧?就没那么多地球让你折腾,那你说怎办吧?王小东这话是解气,但要说现实意义,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来说,那是一丁一点儿帮助都没有。即使有帮助,也是在一些天真少年的心目中,将这个问题更加复杂化了。

西方国家从官方到民间对于环保的关注,及其已经做出的努力,应该是有目共睹的。但显然作者认为这还不够,否则就不会有刘仰那篇《我们的拷问:西方为什么不能改变生活方式》的文章了。按照这个思路想,西方国家还得一路把这生活标准降下去,必须至少降到跟发展中国家一样的水准。但是王小东也在书中提到过,他希望中国应该管理比现在所具有的更大更多的资源。

考虑到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中国要消耗更多,西方就得消耗更少。说白了王小东的主张就是:你们西方人应该把资源让给我们消耗,直到有一天我们成为世界领导,在国际上“除暴安良”。看官可能要笑了:人家西方人是傻瓜么?你让把资源让出来人家就让?您可别笑,人家的理论考虑得可周到了,不是还有个“持剑经商”吗?把我们的剑一亮,就是亮剑,不怕西方人不给。说到这里我们就会发现,整本书是很有逻辑的。作者的思考过程是很缜密的,一环扣一环,每个提议都是为“大目标”服务的。很多朋友看了《不高兴》痛斥作者没有逻辑,我觉得这样的评价失之偏颇。逻辑还是有的,只是通常我们也称之为强盗逻辑。

8 comments:

  1. 我无法理解的是,强盗逻辑就算了,但就在前文中,他们才对美帝同样的强盗逻辑批判了一番。也许我们真的不反帝国主义,只要是我们的帝国主义就好:)

    今天的地球一小时阴谋论我倒是觉得和书中对环境保护的攻击挺像的,都来自于同一种思维:只要是美帝提倡的,那多半就有问题。我觉得在这方面作者已经预设好观点,然后再去找论据。逻辑是一环扣一环,但每一环的基础着实经不起推敲。

    ReplyDelete
  2. 嗨,我在书里面做的笔记也有这么一句话“恐怕我们厌恶美帝不是因为美帝很霸权,而是因为美帝不是我们”。感觉上这种民族主义的唯一目标就是中国要爽,其他国家的死活则不在我们的考量范围内。

    ReplyDelete
  3. 这本书写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卖,现在看来,他们成功了。

    ReplyDelete
  4. 以后还是不应该支持这种书的,看到王小东在博客上自信满满地说“销量就能说明问题”的时候,真感觉不是一般的恶心……

    ReplyDelete
  5. 环保的问题还是存在。 做一个美国人,我能理解发展中国家的对美国的愤怒。 环保意识固然是来自西方,可是在许多重要地方,如美国,这个概念被忽视得很厉害。 美国可惜的事实是,石油便宜,无人埋怨。 情况造成矛盾,也不限于中国。 一旦美国让步,承认环保的问题,自动改变大规模的方向、政策、等等,它才会有力量劝它国,才会有力量间接简影响发展中国家。 现状完全站不住脚了,但是问题来自西方,尤其是美国的骄傲。 这个跟伊朗研究核能力一模一样,美国哪儿有地位批评别的国家,地位已经退了一大步。

    问题是这两个国家都不对,都不要让步,中国固执的立场比较容易理解,跟别的法杖中国家都一样, 美国政府与人民的立场就是不责任,不相信科学,不让步罢了。 针对这种情况,全世界请美国让步,美国回答说,美国可以说不,中国听到之后说‘好吧,去你的。 我们一起把整个世界烧掉了吧!你不让步,我们都死了,好不好!

    对‘中国不高兴’这本书,我的批评也不少,但是我觉得你对环保的看法可能有点问题。美国是有地位就这个问题领导,但是一直不负起责任。

    ReplyDelete
  6. @撰写主意 先谢谢你的留言,欢迎再次光临:)

    我想说的是,如果《不高兴》的作者也是用你这样的口气做这样的理性分析,我恐怕就不会有文中那样的观点了。我对《不高兴》的作者在环保议题上的批评主要是在他们表达出的蛮横情绪上。即使美国做得不够好,这种“暴力不合作”态度也不会帮到任何国家。

    我不知你是否知道,2001年9/11事件发生之后,许多中国青年拍手称快。很多中国人对美国的愤怒,就到了这样的地步。你也能理解吗?我能理解愤怒有其原因,但我不认为愤怒有必要这种程度。这是对中国也很不利的。

    如果作者像你一样对美国提出建设性的批评,那这本书会很有意义。作者并不是从“美国可以做得更好”这个角度去立意的,他们是从中国的角度说的,那句话是:“ 我才不管你要多少个地球,中国排在别人后面就爽不了”。这样的态度,既不可能帮到美国,也不可能帮到中国,只是让青年的仇恨越来越深。

    其实我感觉美国的主流意见并没有表现出你这样的理解,所以你的观点其实对其他美国人更有意义。同样,中国的主流意见是一种过激的仇恨情绪(至少作者是这么声称的),而我的观点只有放在这个语境下看才会make sense.

    ReplyDelete
  7. 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当然不理想,可是美国的带笑容而不合作(有时候连笑容也不带),不领导的立场,更不像话。 ‘不高兴’ 的作者的基础可能有问题,我只想说,不管从何基础批评美国的的态度,都是有道理的。

    在美国我派叫做‘blame america first crowd'就是, '首先怪美国派'. 美国有个说法,’want all of the praise and none of the responsibility,’ 不要负起任何责任而要得到所有的利益‘。 最近美国好像是‘want all of the responsibility, but not none of the responsibility' ’要占主席,但是不要负什么责任‘

    关于部分中国人对于九一一的事件的反应,我和有耳朵的美国人都知道。在中国教课跟学生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大部分会否认,说就是瞎说,可能承认也有例外,诚实的,又勇敢的会跟你说实话或他所知道的。这个我能理解吗? 理解并不等于同意。

    中国人身份的构成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我想,在一些后殖民国家这样极端民族主义可能是必须的。我觉得这是中国从1911起的计划,怎么面对现代,中国。先需要搞一个中国,一个很清楚的中国,才能面对外来的影响。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不过不是避开这个难题,就是搞不好。 结果发很不稳定地发展,人民的看法跟现实的情况的关系很乱。你看愤青、’不高兴‘作者,等等因为从来没有机会negotiate an identity, (构成身份),面对社会外来的影响,国际地位,政治不清楚,才选而后坚持极端的民族愤怒。

    因为中国从来不提供空间让人民建成社会,身份,等等,这样的民族主义的出现是必然的。直接控制愤怒无用,需要让他走到最后,让他把自己的火烧完。 可惜的事实是很多人需要先选不好的才承认要选其他的。要求他就事论事完全没用,有的人就是需要闹,闹了之后才能听到道理。

    你看看现在的韩国,对美国、日本的愤怒极为激烈,虽然有点可怕,但是我觉得对未来的有利,不会一直保留那个愤怒。 在美国,我们不知道日本将来会开始表现出对美国的感情,他们一直都没说什么,要搞好关系而已,如果从来没有什么反应,你能百分之百相信你所伤害的对方吗

    ReplyDelete
  8. 我同意你说的那句话:理解并不等于同意。这也正是我想说的,我理解愤青的愤怒有因,但我认为表达愤怒的方式往往过于激烈。我甚至同意你后面说的那些观点。

    我想我们的分歧不是在观点上,而是在各自扮演的角色上。我们假设美国有两派人,一派是“首先怪自己派”,一派是更主流一些“首先怪别人派”。那么中国的情况也是一样,一派是“首先怪自己派”,一派是《不高兴》作者那样的“首先怪别人派”。

    每个国家都需要这样一个“首先怪自己派”来平衡国内过激的观点。其实让我觉得有些funny的事,你的观点对两派人更有意义,一是美国国内的“首先怪别人派”,你会给他们提供一种思考的perspective,让他们不至于过于自大;你的观点对于中国的“首先怪别人派”也很有意义,因为他们很喜欢美国人说美国的不好,你们会一拍即合,说不定倒也加强两国友谊。

    可是美国的“首先怪自己派”和中国的“首先怪自己派”碰到一起,就变成两个执意要让对方走前面的人互不相让最终寸步难行一样。

    I actually agree with many things you say. And I really don't think we disagree with each other that much. Nevertheless, I choose to be one of those "Blame China First" people because I think it is better for me, a Chinese, to do. The point is that my opinion is better understood IN CONTEXT OF the Chinese blogsphere, and yours in context of the American mainstream opinion.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