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3, 2009

宣统的两道上谕

读溥仪的《我的前半生》(看溥仪侄子毓喦的回忆录才晓得这本书是溥仪口述,李文达执笔的,因为溥仪的作文水平很差),看到溥仪退位后被张勋拥戴着复辟时,以及12天后被讨逆军再次赶下台时发布的两道上谕。其中语气的对比,立场的转变,颇叫人啼笑皆非。

以下是第一道上谕,发布于复辟之后,其中详细述说了还政于清的天经地义、众望所归:
“朕不幸以冲龄继承大业,茕茕在疚,未堪多难。辛亥变起,我孝定景皇后至德深仁,不忍生民涂炭,毅然以祖宗创垂之重,亿兆生灵之命,付讬前阁臣袁世凯,设临时政府,推让政权,公诸天下,冀以息争弭乱,民得安居。乃国体自改共和以来,纷争无已,迭起干戈,强劫暴敛,贿赂公行,岁入增至四万万而仍患不足,外债增出十馀万万而有加无已。海内嚣然,丧其乐生之气,使我孝定景皇后不得已逊政恤民之举,转以重苦吾民。此诚我孝定景皇后初衷所不及料,在天之灵,恻痛难安; 而朕深居宫禁,日夜祷天,徬徨饮泣,不知所出者也。今者复以党争激成兵祸,天下汹汹,久莫能定,共和解体,补救已穷。据张勋等以‘国本动摇,人心思旧,合 词奏请复辟,以拯生灵’,各等语。览奏,情词恳切,实深痛惧。既不敢以天下存亡之大责,遂轻任於眇躬;又不忍以一姓祸福之讆言,置兆民於不顾。权衡重 轻,天人交迫,不得已允如所奏,於宣统九年五月十三日临朝听政,收回大权,与民更始。……”
不料短短12天之后,讨逆军就打进了北京,还用飞机向紫禁城扔了三颗炸弹。溥仪慌了神,内务府代为发布再次退位的“上谕”,诚恳地表达了清室其实是多么地不想复辟,而且清室一直都知道共和才是众望所归:
“本日内务府奉谕:前于宣统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钦奉隆裕皇太后懿旨,因全国人民倾心共和,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诸全国,定为民国共和,并议定优待皇室条件,永资遵守,等因;六载以来,备极优待,本无私政之心,岂有食言之理。不意七月一号张勋率领军队,入宫盘踞,矫发谕旨,擅更国体,违背先朝懿训。冲入深居官禁,莫可如何。此中情形,当为天下所共谅。著内务府咨请民国政府,宣布中外,一体闻知,等因。函知到部,理合据情转呈等情。此次张勋叛国矫挟,肇乱天下,本共有见闻,兹据呈明咨达各情,合亟明白布告……”
做天朝的领导人就是要有这样的智慧,任何事都不是我的错准没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