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9, 2009

篪篪、宝宝、赖赖的故事

最近由于篪篪的一番话,让宝宝和赖赖杠上了。据说赖赖这回找不到台阶下,篪篪和宝宝胜了一筹。依我看未必,充其量是两败俱伤,而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明白之后,会发现其实篪篪更受伤。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杨外长在今年3月7日的答记者问中讲了这段话:
“赖赖方面提出要在中国的1/4的土地上建立他的所谓“大大区”,要赶走中国驻扎在那里守卫中国国土的中国军军,要赶走世世代代在那生活的其他民族的中国人。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宗教人士?”
此话既出,赖赖生气了,他在三天后开新闻发布会说:
“I have never stated that the liberation army should remove from Tbet. So now I am quite serious, a foreign minister and he expressed that way, there are two possibilities one, full ignorant, or deliberately telling lie. Please on behalf of me please ask Chinese foreign minster when the DL said that all Chinese forces should be driven from the area and all not Tbetans should relocate? Where and when did I state that?”(我从未说过解解军应撤离藏藏。我现在很认真地说,身为外交部长,他这样讲话,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完全的不知情,二是故意混淆视听。请各位替我问问中国的外长,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赶走所有中国军军,让所有非臧族人离开?我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讲过那样的话?)
赖赖这么说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知道赖赖的确在二十几年前讲过这样的话,连我都可以上网搭梯子把那些文件找出来,何况是不用搭梯子就能看各方消息的中国外长呢?果然,三天之后,宝宝闪亮登场——这还是我头一回看到我方正面回应赖赖的任何问题,机不可失啊。宝宝对记者们说
“(与赖赖的谈判)可以继续进行下去,关键在于赖赖要有诚意……如果大家查一查1987年在美国赖赖发表的“西臧伍点和平计划”和在1988年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发表的“七点新建议”,那里都明确讲到,需要中国军军和军事设施撤离西臧,要立即制止汉人,他所说的中国人迁入臧区,已经进入的要撤离。白纸黑字,赖赖要纠正是可以的,但是要赖是赖不掉的。 ”
宝宝说的五点和七点分别可以在这里这里看到。当然,请自备楼梯。让我们响应宝宝的号召,都去看吧。不打算看的孩子可以看这里:的确是白纸黑字。事情经过讲到这里,貌似赖赖彻底输了。马上有人民日报评论员跟进,洋洋得意写了一篇《赖赖谎称未要求解放军撤出被戳穿》,说“看赖赖如何下这个台阶”、看“西方一些人如何评说刚发生的这一幕”、“我们正等着瞧”。

那么事情的下一步,自然就是赖赖方面的回应了,这在BBC中文上有报道。硫亡政府的总理桑东说:
“一个有关‘真正自治’的备忘录已在去年10月赖赖私人代表与中方举行第8轮会晤时递交给中国当局。这个备忘录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原则,明确勾画出了西臧人民的诉求。但中国总里宝宝似乎有意避免提及这份文件。”
如果这话让人看得云里雾里,且待我解释一下。赖赖出逃印度后的最初二十年,是主张完全的独独的。1979年小平主动约见赖赖的大哥,并提出只要不独独,什么都好谈。赖赖从那时候开始决定响应总工程师的号召,于是放弃了独独,提出新的想法:中间WAY。这个中间WAY最初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构想,在接下来十年的谈判与接触中,结合实际情况,才慢慢完善起来。关于中间WAY,可以参见赖赖办公室发布的这篇文章

北京和赖赖断断续续地谈判着,赖赖的中间WAY也越来越妥协。硫亡政府总理提到的备忘录,全称叫“Memorandum on Genuine Autonomy for the Tibetan People”,可以在这里看到。这是去年奥运过后,赖赖表达失去信心之前,双方最后一次谈判时,赖赖代表一方正式向北京提交的备忘录。这份人家去年提交的文件,总可以算是赖赖最完善、最新的观点了吧?其中只字未提army,只在涉及公共安全(Public Security)问题上这么说:
"In matters of public security it is important that the majority of security personnel consists of members of the local nationality who understand and respect local customs and traditions...."
在外来移民方面,备忘录讲得比较多,大意是,北京政府目前采取的鼓励内地人移民西臧的政策,将使得更多臧人被同化,也不利于保存臧族本身特有的文化。他们希望一个真正自治的政府可以享有规范自治区内人口居住、流动、就业的权力(其实大概就相当于上海政府管理上海户口那样吧)。备忘录特别强调:
"It is not our intention to expel the non-Tibetans who have permanently settled in Tibet and have lived there and grown up there for a considerable time."
赖赖在其他地方也表示过,他希望的是中止这种鼓励内地移民西臧的政策,而不是要把已经在西臧定居下来的非臧族人统统赶走。

事情讲到这里,到底是怎么个事儿呢?其实玄机正在宝宝的话中,他提出赖赖二十年前讲过那些话的铁证之后,还意味深长地加了这么一句:赖赖要纠正是可以的,但是要赖是赖不掉的。事实正是如此,赖赖虽然早就纠正了二十年前的看法,但他说他“从未”讲过这样的话是不合理的。

然而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既然赖赖早已纠正自己的观点,为何杨外长还要把赖赖二十年前的旧观点栽到他头上,当做现在进行式忽悠人呢?这样做,对吗?

6 comments:

  1. 这种话题还是您写的比较好……我面壁去了……

    ReplyDelete
  2. @Tunguska 干嘛这么说~

    @startime 欢迎转~

    ReplyDelete
  3. 我只是在想幸亏我那里几乎没人去,要不然如果有人把我那篇关于这个的文章和您的这篇一对比,我会被鄙视死……

    ReplyDelete
  4. 快别这么说,你也太谦虚了~

    ReplyDelete
  5. 从1510的链接里转到你的博上,看了几篇,很不错,又是同乡,亦算同行,在此留贴期待更多好文章。我现在做media law方面的一些学习和研究,兴趣包括新闻实务、社会时政等等,还望有机会能与你交流。我的邮箱是crusoeinkcl@gmail.com。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