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9, 2009

支持简体字:三个不靠谱的理由

支持繁体字还是简体字,纯属各人的价值判断。我个人是支持有条件地恢复繁体字的,但我也可以理解多数人在主观上对简体字的偏爱。只是有三个常见的支持简体字的“客观理由”,我认为其客观性十分值得商榷:


1、简化是汉字发展的必然趋势。


历史上的汉字演化,既经历了从繁到简,也经历了从简到繁的过程。如果比较一下汉时的《说文解字》与清时的《康熙字典》,会发现后者收录的汉字远远多于前者。这一方面是由于新概念的产生自然伴随着新字的出现,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先秦时期的一些汉字身兼今天好几个字的含义。比如说今天的“避”、“嬖”、“僻”、“譬”四个字,在先秦时期通通写成“辟”字[注1]。但用一个字表达四种截然不同的意思很容易混淆,所以后世给“辟”加上个跟腿儿有关的走之旁,表达“躲避”的意思;加上个跟美色有关的女旁,表达“嬖爱”(宠爱)的意思;加上个跟人烟有关的人字旁,表达“偏僻”的意思;加上个跟说话有关的言字旁,表达“譬喻”的意思。于是先秦一个简单的“辟”字,就逐渐分化成了清时的“避嬖僻譬”四个字,这类汉字就是我们所说的“古今字”(前者为古字,后四字为今字)。古今字是汉字演化的重要一支,它们的发展趋势都是由简到繁的。

当年简化汉字时的原则之一,就恰恰是反其道而行——将某些汉字所依赖的表义偏旁去掉了。笔画是少了些,却也少了造字时的科学性。这便引出下一个值得商榷的观点:

2、简体字比繁体字更容易学。


难易是个主观的概念,我们顶多能观察到的事实是:简体字比繁体字的笔画更少,但这不表示简体字一定比繁体字更容易学。首先,一些汉字简化后不如从前科学。以简化前的“鄧”字为例,其中偏旁“登”正好表音,非常好记;简化后却换成个八竿子打不到、怎么听怎么不像的“又”。“邓”的确比“鄧”的笔画少,但对于学汉字的人来说,“鄧”却比“邓”更好记、更合逻辑。

再如食字部的“餘”,一看即知表示“剩餘”而非“余一人”之意;麦字部的“麵”一看即知是指食物而非“脸面”,手字部的“捨”一看即知是动词,表示“舍弃”而非“屋舍”……以上汉字的繁体字版比简体字版多出来的偏旁或许使得这个字“更难写”,却并没有使它“更难学”。多出来的偏旁分担了一个字的语义,不易造成混淆,又因偏旁表义而使得辨析字义更容易。

其次,如果一个十岁的也门小孩能写阿拉伯语,那么一个十岁的中国小孩也能写繁体字。汉字的书写方式相对许多语言来说已经很复杂,不管是繁还是简。对于一个学习中文的老外(或小朋友)来说,真正难的部分是从不会中文到会中文,而从会写一种字体到会写另一种字体间的区别相较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3、推行简体字有助于提升识字率、扫除文盲。


如果说简体字有助于提升识字率,那么大陆的文盲比例应小于台湾或香港。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07年对各国(和地区)识字率的调查,台湾识字率排在第54位,使用简体字的新加坡排在第79位,而中国大陆排在第86位。识字率的高低显然与一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普及教育的程度等因素关联更密切。

不管是识繁体字还是简体字,都是识字念书,对没钱上学的孩子来说,它们是同样的遥不可及。扫除文盲的关键是降低教育的门槛,比如推行扫盲,将文化送上家门;或是提高民众的跨栏水平,比如增加农民收入,为接受教育提供经济条件。民众一旦跨进教育的门槛,就不会再变回文盲,不管门内教的是简体还是繁体。除非,存在着这样一群人,虽然有条件接受教育,但由于繁体字太难,楞是学不会,于是只能做回文盲。但根据1953年我国扫盲工作委员会对文盲的定义,识字最低达1500个就可算作脱盲了。如果推行简体字是新中国识字率提升的主要原因,也就意味着有大量民众能否认识这1500个字完全取决于这些字是简体还是繁体。这与我们的经验不符。

换言之,教育的门槛不降低,文盲就会存在。说简化字能提高识字率,就好像说LV打八折就能让更多农民工买得起一样不靠谱。


总而言之,繁体字并非字字完美,同样,简体字也不是。由于上世纪简化汉字时操之过急,简化字存在不少弊端。在现阶段推行繁体字教育,可以视为对上世纪简化汉字时的错误的一种纠正。当然,完全否定简体字也有些矫枉过正。我个人比较赞同去年宋祖英、黄宏等的提案,增设繁体字教育的同时并不废除简体字,让汉字在竞争中取长补短、自然演化。因为汉文字的简化或复杂化都并非发展的必然趋势,但变化是。

-------

[注1] :参见王力:《古代汉语(校订重排本)》,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170-171页。

5 comments:

  1. 简体字繁体字对我而言无所谓,反正我一年动笔写文章的时候也仅限于写“思想报告”……我想问怎么在保证文字的规范性的前提下让简繁汉字互相竞争呢?比如现在很多人都把“文身”写作“纹身”(google输入法中“纹身”在“文身”之前),而“纹身”显然是个错误的用法,这是否属于自然演化的过程呢?请M.H.姐姐答疑解惑:-)

    ReplyDelete
  2. “答疑解惑”太抬举我了:)我不是学语言学的,只能说说我个人的看法。你提到的“文身”和“纹身”,恰恰就是一个古今字的区别。文字是古字,“文身”是传统用法。而“纹”字在“文”的基础上加了个丝部,分担了“文”字在表达“花纹”、“纹路”时的语义。(古文中的“文质彬彬”的“文”字,其实表达的就是“纹”的意思,只是后来才分化)

    现代汉语词典上两个词语都有收录,意思是一样的。但我观察到的用“纹身”的人比用“文身”的多些,那么现代汉语词典下一次更新的时候,或许就可以正式将用法确定为“纹身”。实际上很多字的淘汰都是自然的过程,大家不用了,字典也就不收录了。我写那句自然演化的嗣后,心里想的就是这个意思。

    ReplyDelete
  3. 刚刚的评论说了一堆废话,干脆删掉了。我认为现在的汉语和古汉语一个显著的不同就是,古汉语多一字词,所以必须通过将字义精确化来消除歧义。现代汉语多两字词和多字词,这样看来单一汉字多意义造成的歧义不存在太多问题。比如繁体字里有“臺”、“檯”和“颱”三个字,而简体字只有一个“台”,在实际使用中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台湾”“柜台”“台风”在实际使用上并不会造成什么问题。

    我认为现代汉语的发展方向更倾向于统一写法,让一个字承担更多的意义。至于姐姐说的繁体字更好理解的说法我是赞同的,繁体字同时也更美观。但是我认为汉字的美学价值与汉字的实用价值应当在一定程度上分离,就让书法家写繁体字好了。毕竟汉字更大程度上还是作为一种工具存在的,笔画简洁本身确实是一种优势。单一汉字本身的语义明确与否我认为并不会影响学习的难度,我的外祖母是个语文老师,我小时候也学过一点繁体字,当时我的第一感觉是,怎么这么难写,还是简体字比较好记(印象最深的是“膚”字……),其实如果是义务教育阶段,简体字和繁体字其实是一样好学的……

    繁体字与简体字在将来确实会有融合和竞争,但因此就说要用繁体字代替简体字也有点过分,这二者各有优劣,我认为从实用角度上来说简体字更强一些。官方与其回复繁体字,还不如规范和完善简体字,让更加完美的简体字与繁体字竞争……

    ReplyDelete
  4. 谢谢你的分享~ 或许你也注意到我几乎没有提到汉字的实用价值,因为我承认,在这一点上简体字是更有优势的,你说的几点都很有道理。我支持有条件的恢复繁体字,主要是从文化的自然延续、汉字的美学价值等方面去考虑的。

    我们得承认,实用价值不是文字的唯一价值。以人造的世界语(Esperanto)为例,它是在罗马语系的基础上造出的一种近乎完美的语言,起码在它同类的罗马语系语言中,其简便易用的性质是毋庸置疑的。然而虽然学习世界语的不乏其人,却没有国家愿意用世界语替换本国不甚完美、不甚简便的自然语言。我想,其中除了改变语言的成本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世界语虽然简便适用,却不承载任何文化。文字本身就是文化的一部分,与文化脱了节,这种文字的存在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又比如法语中的名词要分性别,英语则不会。在这个意义上,法语就更难些,因为你除了要知道一个词怎么拚,还得知道它是阴性还是阳性,才知道前面该用le还是la。但英语不分性别,学起来更容易,我们在实际使用中也并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为何法语不能在这方面效仿英文,提高实用性呢?事实上法国人鄙视英语是出了名了,我想他们不仅不会觉得实用即好,还会觉得这恰恰说明法语比英语更精致。

    我想关键的问题是,一种语言的实用价值如何与其美学价值以及承载文化的能力相协调。如果实用价值排在首位,那么其实汉字简化的余地还很大,比如“露”字,可以简化成“路”,正文中提到的“避、嬖、僻、譬”,都可以再次简化为“辟”,还有“健、腱、键”,可以简化为“建”……这样一来,方便是方便了,但文字的美感与精致也同样打了折扣。

    我不是说这些字绝对不能再简化回去,我是觉得,不管是繁华还是简化,应该是个真正自然的过程。所谓规范文字的工作,应该是真正“述而不作”的。如果一个字的确太麻烦,民众自会找到替代,政府部门要做的应该只是按照实际情况收录或删除而已。今天很多台湾青年已经不写“臺灣”而写“台灣”了,事实上在报刊媒体上也是后者居多。或许今后他们的词典收字的时候就会根据这个情况作出相应的变化,这对我来说,就是自然得多的文字演化过程。

    我并不赞成突然废除简体字(或是在10年内废除),总之,硬性规定去简化,或是繁化,我觉得都是违背了文字自然演化的规律。如果可以让繁简字在大陆同时通行,或许,也可以在自然的竞争中纠正一些上世纪简化汉字时过于粗糙的错误吧。

    ReplyDelete
  5. 講的自然演化很正確.由繁到簡應該是自然的過程,不是由毛澤東規定.
    現在說要將簡化字廢除,似乎已經不太可能.但可以做的是將原本的正體字恢復到同等地位,而不是將正體字當成錯字.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