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4, 2009

悖论:西式民主不适合中国

我从不认为民主制度是普世价值,但民主精神是。这结论隐含着一个我以为重要的前提:民主制度并非民主精神。窃以为弄清楚这点是重要的,以免陷入名义之争。试看古代中国,制度是封建专制的,但以民为本的精神却贯穿始终。正如孟子所教训的那样: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从这个意义上说,古代中国统治者的民主精神,并不亚于当代西方的政治家们。

民主精神虽然受到普世认可,但某一种现代民主制度却不会。因为制度是精神的表现形式,而表现形式可以是多样的。瑞士选择直接民主、英国选择君主立宪、美国有三权分立、台湾有五权分立、中国大陆有人大政协一府两院。是的,别忘了目前中国的政体也是一种民主制度,尽管远非完善。由此引出我的另一个观点:“西式民主不适合中国”的说法是一个悖论——

自清末以降,中国开始西化。三联出版的《近代中国的知识与制度转型丛书》的总序中有这样一段话:“今日中国人并非生活在三千年一以贯之的世界之中,而是生活在百年以来的知识与制度体系大变动所形成的观念世界与行为规范的制约之下。”所谓三千年来一以贯之的世界,即是传统中国世界,而百年以来的世界,则是一个不断西化的世界。

序言接着说:“今日中国人在正式场合用来表达其思维的一整套语汇和概念、形成近代中国思想历史的各种学说、教学研究的学科分类,总之,由人们思维发生,独立于人们思维而又制约着人们思维的知识系统,与一个世纪以前的中国人所拥有的那一套大相径庭。如果放弃这些语汇、概念和知识,人们很难正式表达自己的意思。”

这两段引言道出一个现实:百年内出生的这几辈中国人,从出生那刻起,就活在一个不断西化的社会中。我们对周遭的事物太习惯,以至于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些我们以为是土生土长的语言、思想、制度,其实都是地地道道的舶来品。比如共产主义,比如共产党,比如人民代表大会。它们来自苏联,苏联又取自马克思、恩格斯,而马恩二人的户籍都在德国。

换言之,中国目前所实行的民主制度,就是如假包换的西方民主。那么,所谓“西方民主不适合中国”的论点,又是从何说起呢?这种论调的危害在于造成一种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立即将论战场一分为二:一边支持“中式民主”,一边支持“西式民主”。中方多“爱国青年”,西式民主一方自然多“卖国贼”了。然而由于事实上并没有一个与“西式民主”相对应的“中式民主”,所以这种立场划分本身就是莫名其妙的。

在我看来,中国既然已经拥有一种西式民主制度了,那么前面的路,就不是要不要选择西式民主制度的问题,而是选择哪一种西式民主制度的问题,再不济,起码也可以从改善已有的西式民主制度做起。底线是:在这个问题上炮轰西式民主制度是没有益处的,不断强调其“不适合中国”除了助长狭隘民族主义之风气外,暴露出的只是逻辑混乱而已。

6 comments:

  1. 其实问题的关键就在倒数第二段所叙述的的逻辑谬误上,Name Calling。西方的是居心不良的,民主的是西方的,所以民主是居心不良的。

    一般碰到这种人我都不想什么,因为那等同于鸡同鸭讲。忘了是谁说,如果一篇文章的基础/一开始就是错的,你通常无法明确指出其错误何在,因为你不知道该先说哪个。不过还是你厉害:)

    不过“中式民主”在某种程度上是确实存在的。你说的“人大政协一府两院”是西式民主没错,但那是纸上的,我一直认为,如果能够认真实行今天的宪法,我朝怎么也应该是一个强大如美国的国家。“中式民主”存在于现实操作中,地方上的黑帮老大都可以捞个人大代表,橡皮图章,最高权力机构是part time的,非指定参选者被官方修理等等,这些的确是“中式民主”嘛。

    不过说到改善现在已有的制度,我对人大还是抱有希望的,全国的那个虽然还是橡皮图章,但地方人大似乎正在逐渐施展其实力。

    ReplyDelete
  2. *第二段“不想说什么”

    困了,睡觉:)

    ReplyDelete
  3. 我就是常常观察(或卷入)一些争论中,总觉得有些鸡同鸭讲又指不出问题的所在。一次把这问题想清楚了倒也好,我总是相信,只要不是无理取闹胡搅蛮缠,每个人的观点,都是有他的理由支持的。有时候或许是表达不清楚,有时候是太激动,有时候是观念混淆而已。我不一定能说服谁或被谁说服,但起码能想清楚彼此的差异究竟在哪里,总是件好事。

    当然,你说得对,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可以把现行民主称为一种中式民主。其实我认为完善这个制度是大有可能的,只是显然这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也少不了阵痛。其实老百姓哪在乎你是中式西式还是非洲式民主啊,只要我能好好过日子,私有财产有法律保障,权利不受人侵犯,那就行了,我敢保证没有人会再闹什么县章。可见其实焦点并非本土化 vs 崇洋媚外,还是一个法制、民主是否落到实处的问题。

    第二段,为什么不想说了,怕伤害我的感情么?说吧孩子。

    ReplyDelete
  4. 哦,你是说你,got it.

    ReplyDelete
  5. 中国官方的叙述语境,所谓“精英”知识分子的叙述语境,以及流行文化主导的年轻公民的叙述语境,互相之间的差异和(无知造成的)拒绝无法让社会自己更新前进。被孤立的精英文化(如果存在过)无法通过对大众文化与政府进行干预或者引导。最主要的是中国的叙述与(“西方”)“世界”的叙述完全不同步,且差了两大步。一句话放在中国完全产生不了它所原本产生的意义,并且大家不以为然

    ReplyDelete
  6. X.兄说得不错。一个概念对不同群体来说意味着不同的涵义,不加定义就讨论的话,最终难免鸡同鸭讲。这也是我以为目前的“争论”中一个很大的问题。感谢留言:)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