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 2009

老实说,看看这兽首……

鼠首兔首一事,一直都没怎么关注。因为我不好意思表达我的观点。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多以前跟几个台湾的朋友说到台北故宫的事,我正气凛然地向她们索讨我紫禁城的翠玉白菜和五花肉,朋友之一翻了翻白眼说:你不觉得幸好这些文物在台湾吗?不然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吧!我顿时语塞。

逐渐我开始意识到,文物流失不一定是件坏事。起码对文物来说是如此。这跟今天考古发现了重要古迹,如果没有万全的发掘方案,宁愿选择不挖掘是一样的道理。

当然会有人说:不管我们能不能保护,这是我们的东西,你也不希望别人以保护之名把你的东西带走吧?这话虽然不错,但立即就撕破了“保护文物”的伪装。所罗门曾经断了一个案子:俩妇女带着一个小孩到堂上,都说自己是小孩的亲生母亲。所罗门二话不说,叫手下拿剑来把小孩一分为二,一人给一半。亲生母亲一下就慌了,马上说,我不要这孩子了,你都给她吧。

所以你瞧,亲生母亲在乎的不是小孩属于谁,而是小孩能不能完好。起码如果你总是以保护小孩的名义,或者总是打着保护文物的旗号,就应该有这样的基本信念。文物存一些在大英博物馆又怎么样呢?只要他们不把标签错写成乌干达的,同样是在展示中国文化。

说到中国文化,我很怀疑这几个由意大利和法国耶稣会士设计的兽首喷泉能体现出中国文化。我甚至怀疑人们看到流失海外的兽首,首先赞叹的恐怕是欧洲文化的影响力——这么粗糙的做工也能登上东方皇帝的皇家宫苑。

英国《每日电讯报》驻中国记者Richard Spencer洋洋洒洒写了一篇文章:So who did loot those French-Italian animal heads? 值得一看。没有耐心看完全文的请看这里:Spencer的意思是说,虽然圆明园的确是英法联军所烧,但联军离开后圆明园还遭到中国人的多年偷盗。究竟兽首是被联军带走,还是在日后经中国人转卖至海外,暂时无法考证,但起码后一种情况是有可能的。

我个人认为,如果圆明园的确又曾遭到国人的多年偷盗,那么后一种情况太有可能了。为什么呢?因为率先进入圆明园的联军,面对的是数不尽的金银与奇珍异宝,请再看一眼右图中的兽首,然后扪心自问:如果我是强盗,我会选择它吗?

至于兽首事件最新一次转折,让我想起大学的政治哲学课上,教授讲的一句话。他说:You are shaped by your regime. 换言之,公义的政府有正直的公民,温厚的政府有善良的公民;要脸的政府有要脸的公民,_____________(填空,3分)。什么样的regime下,公民会做出最流氓的事,并自以为无上光荣?

2 comments:

  1. 經此一說, 我也有點懷疑了究竟這些兽頭是否真的被聯軍掠走.
    不過現在身處中國的很多人,例如我的朋友,就是似乎已經根本不容得別人的質疑.一種觀念已經深深植入,自己不想思考,也不會去思考,在面對這些有爭議的時候就表達出這些理所當然'唯一'觀念.而自己當然就完全不知情,反而覺得別人真另類,有一些不主流的意見.

    ReplyDelete
  2. 说得没错,我也深有同感~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