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0, 2009

一种生 两种死

早上起来在Reader里看到一条新闻:Zhejiang Young Man's Suicide Jump Broadcast By News。也没多想,就点进去看了。看完后半晌都不知道该干嘛,也没心思再看别的东西。这段录影在优酷上可以看到,点击前请三思:不是娱乐,这是一个生命决定结束自己的过程。11:41pm Update: 优酷已经拿掉这段录像)

常常在想,人是不是唯一懂得自杀的生物?Wikipedia说,一些动物中也有疑似自杀的行为,例如鲸鱼和海豚的搁浅,或是绵羊集体跳崖。但这些行为要么是出于自身身体机能的问题,要么是为了躲避更危险的处境,要么是基于集体盲从……没有哪种动物是为了结束自己的生命,而刻意结束自己生命的。或许从这个意义上说,人起码是唯一懂得为了某个特定目的而结束自己存在的生物。

人碰巧也是唯一能意识到自己存在(Being)的生物。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自我意识,却又没有一个明确的、不得不的存在目的,才容易使人惶恐不知所措。

去年很感动我的一段录像,是在YouTube上流传甚广的“最后一课”。授课者叫Randy Pausch,是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电脑科学系的教授。2006年9月,他被查出罹患胰腺癌,手术治疗失败。一年以后,医生告诉他,最多只有六个月可活了。一个月后,Randy返校讲了一堂励志课:Last Lecture - Really Achieving Your Childhood Dreams.

2008年7月25日,Randy去世。这堂课的录像由CMU上传至YouTube,至今,已有九百多万人看过。Randy Pausch的名字,也因此被无数人记得。

同样是死。



附: 《最后一课》录像。全长约一个半小时,如需中英对照演讲稿,请点这里

2 comments:

  1. 中国的自杀率据说是全球最高的之一,而且女的比男的多(想想现在的性别失衡)。

    但这些行为要么是出于自身身体机能的问题,要么是为了躲避更危险的处境,要么是基于集体盲从。

    人不也是这样么呵呵。

    ReplyDelete
  2. 哈哈,除了躲危险,还有躲猫猫吧~

    ReplyDelete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