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9, 2009

温家宝的帕累托改进

温总在天津火车站以个人的影响力,救助了一个两岁的白血病患儿。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坊间似乎褒贬不一。我一向认为对温公平一些的方式不是将他与伟人比较,而是与他的同事比较。一些人吃饱了没事干于是指责别人吃饱了没事干,温空格家空格宝吃饱了救了一个小朋友。

其实温家宝根本不必救那个小朋友,领导与群众的偶遇向来是领导们享受众星拱月的时候。你根本不用问这些星星什么问题,你握握手,笑一笑,挨个走完不就完了。可他问了,而且当场决定帮助他们。这就是件了不起的事。一些网友说,这根本是避重就轻——制度有缺陷,个人的力量能救多少人?这道理是没错,但其中的情感却多少有些苛责。

温总听完小朋友母亲的话,他当然也可以这么说:你别着急,我看这问题不复杂,孩子没钱医病关键是农民朋友收入太低,跟咱们一直都有的三农问题有关,跟这次金融危机也脱不了干系,这样,且待我回北京跟中央的同志商量商量,大家齐心协力打败了金融危机,再号召全国人民一起解决三农问题,你们家收入自然上去了,到时候生艾滋病也有钱医,你看,怎么样?

茅于轼老先生上回在博客上介绍了一个经济学概念:帕累托改进。意思是说“一项政策能够至少有利于一个人,而不会对任何其他人造成损害。”温总的行为,就是符合帕累托改进的一件事:他救了一个小朋友,虽然还有很多小朋友没有“得救”,但起码温的行为没有对任何其他人造成损害。如果有更多人加入这个帕累托改进,那么将有更多人得到帮助。

请不要忘了温家宝有三重身份:温家宝,宝宝,温总理。作为个人,他的行为可以为其他公民做出榜样;作为偶像,他为粉丝做出了榜样;作为总理,他为别的官员做出了榜样。

是的,如果总理能从根本上解决农民收入低的问题,那么更多农村家庭将不会有无钱看病之忧。但是,将救助弱者的责任统统归在决策者身上,未免有些不负责。在我们督促温总理及其同事们改进制度的同时,不妨也学学16号那天在天津火车站救了一位白血病患儿的温家宝老先生——发挥公民精神,加入慈善事业的帕累托改进。不用等待制度完善那一天,正如连岳所说:我们就是制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