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从台湾到问题

[:这是不久前用十天时间查找资料写就的一篇有关台湾问题的文章。在近四年跟台湾友人的接触中,一个最大的感触是,如果不是特别用心去了解过这件事的原委,并接触过来自不同方面的资料,那么大陆同胞在对台湾问题的理解上往往容易陷入误区,包括我自己在内。这些误区中我能想到最有害的,莫过于将台湾人两分为“台湾同胞”与“台独”——对前者友好,对后者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强烈谴责,要么以武力相威胁。在第4节我们会看到,这两个称谓在没有经过严格的定义以界定意义之前,很可能是高度重合的概念。受我本人对台湾问题的理解所限,本文并不试图勾勒出台湾问题的全貌,而仅只是重述那些我认为对消除误解与陈见而言重要的部分,以提供参考。挂一漏万,谬误或多,欢迎指正。]

内容:

1、历史背景
2、台湾问题的实质
3、台独这一撮
4、台独有多大一撮
5、现状及前景


[核心提示:下文中“中国”二字指广义的中国——五千年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之载体。下文中“政府”指不同时期中国的合法代表。因此,中国只有一个,但在不同时期,不同的政府代表下,也称唐朝、宋朝、元朝、明朝、清朝、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等。]


1、历史背景

长话短说,反正1895年日本从清政府手中夺走了台湾。详见央视热播电视剧《台湾1895》。1912年,清朝灭亡,中华民国成立,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 1932年,日本在东三省扶植满清遗老,建立伪满洲国。其后是众所周知的抗日战争。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根据战败协议,将台湾和东三省归还中国,由中华民国政府作为当时中国的合法代表接收。从这一年到1949年之间,中华民国的实际疆域便包括了整个大陆和台湾。而蒋介石也是唯一同时统治过大陆和台湾的中国领袖。此时,只有一个中国,只有一个中国政府。

二战刚结束,内战又开始了。这回的主角是蒋介石所代表的中华民国国民党政府,与毛泽东所代表的苏维埃共产主义政权。蒋介石显然较失民心,内战以解放军的大 面积胜利告终。蒋介石带着国民党的余勇、家眷,大量黄金,故宫内的一颗翠玉白菜、一块五花肉,以及大量宝物,退守台湾。假如当时的解放军一鼓作气渡了海,解救了水生火热中的台湾人民,今天就不会有台湾问题了。但碍于种种原因,当时未能成行。

当毛泽东于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时候,中华民国政府并未完全颠覆,正据守着中国最后一块未被解放的 领土——台湾省。不仅如此,蒋介石还将台湾作为一个反攻大陆的复兴基地,并且坚持认为,暂迁台湾的中华民国国民党政府,仍然是全中国唯一合法代表。至此, 中国还是只有一个,但宣称代表全中国的政府却出现了两个:一个是解放了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个是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双方的政权在实质上并不统辖对方脚下的土地。历史问题由此划上冒号。

假如把中国看成一个家,当时的共产党和国民党就像这个家里的亲兄弟,他们打架不是想把这个家一分为二,而是要争夺一家之主的最高地位。尽管国共政府在意识形态上大相径庭,双方却有一个共同的底线:只有一个中国。他们只是无法决定,到底谁的政府应该代表这个中国而已。

五十年代的共产党政府刚接手了一堆烂摊子,正忙着清除反革命,没有时间送解放军渡海。趁这功夫,国民党政府便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等反革命基本清除 了,共产党政府又顺便清除了一下党内的落后份子、贪官、官僚主义,后来又忙着炼钢,从事亩产上万斤粮食的农业活动,再后来又忙着写大字报,听样板戏,批斗海瑞,捕麻雀,除四旧……国民党政府这个喘息的机会,从一丝,变做一丝又一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在正常呼吸了。终于有一天,大陆民众从百忙中歇了下来,赫然发现,台湾人民已经不盼望解放了,不仅如此,还过得比我们更好。而事情的性质,也就悄悄改变了。

2、台湾问题的实质

从其发端看,台湾问题的实质是:旧政权和新政权争夺“全中国唯一合法代表”的地位。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虽然成立了,但由于当时世界上反共势力的强大,很长时间内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蒋介石的中华民国政府,尽管退居台湾,却得以在国际上继续代表中国,一直到1971年。虽然新政府一直没涉足过台湾,也没能彻底推翻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政权,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1982年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中指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神圣领土的一部分。”这句话其实是个缩略的三段论,其完整的逻辑是这样的:

前提1: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于“中国”的定义,参见文首)。
前提2: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中国唯一合法代表。
结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

要特别强调的是,国民党政府和共产党政府在“只有一个中国”这一点上,并无异议。至今仍是如此。马英九在最近仍宣称:在(中华民国)宪法的架构下,大陆和台湾是一个中国下的不同地区。 尽管中华民国政府已经不再统治大陆,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从未涉足台湾,但双方都异口同声地宣称,自己是“大陆+台湾”这个完整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从各自对疆域的主张来看,“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指的是同一个国。哪怕对于蒋介石政府来说,台湾也只是中国的一个省,不等于整个中华民国——在民进党出现以前,并没有台独这个概念。

可后来民进党还是出现了。

3、台独这一撮

要说台独,得先从国民党抵达台湾之时说起。前文提及,蒋介石带着国民党政权退守台湾,可没想过要在这里养老定居。他的计划是将台湾作为反攻大陆的根据地。蒋介石仍视中华民国(也就是国民党政府)为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视大陆为沦陷地区,视台湾为自由地区及复兴基地。为了避免动摇一党专制的统治基础,国民党政府在台湾实行了近四十年的戒严。这一时期的台湾社会毫无民主可言。

1979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在台湾南部的高雄市,发生一起重大官民冲突。起先是民众游行示威,后来演变成官民暴力对抗,最终以军警镇压告终。这是震惊台湾内外的美丽岛事件

对于美丽岛事件的性质,国民党当局认为是一小撮心怀不轨的反动人士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进行的叛乱。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历史还原了美丽岛事件的本来面貌:民众长期以来对国民党政府一党专制与高压政策的不满所引发的暴力反抗。当时,国民党政府抓了不少党外人士,其中包括今天的大陆民众也很熟悉的吕秀莲施明德。 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后,由15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为被告进行辩护。别忘了此时的台湾还是没有民主可言的社会,这些律师愿为异见者辩护,后来都非常出名——其中包括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

民进党的前身,就是在台湾的戒严时期为民主和自由而奔走的党外人士,及其同情者。换成今天的话说,就是国民党一党专政时期的异见分子。美丽岛事件让 更多异见者走到一起,彼此都有找到组织的感觉。八十年代,他们的力量不断壮大。1986年,132位党外人士聚 集台北,宣布成立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

由于党外人士不屈不挠的斗争,以及八十年代亚洲民主运动的普遍兴起,1987年,时由蒋经国主持的国民党政府为了顺应世界潮流,决定中止已实行三十八年的戒严,同时正式取消党禁、报禁,开启台湾的民主化进程。

民进党的早期政治主张延续了党外运动时期的重点,即,为本土台湾人争取更多民主、自由,以及参政议政的权利。早在党外运动时期,民进党便提出一项重要主张:台湾的前途与命运应由台湾人自行决定。这在戒严时期的台湾,是犯了分裂中国的大罪。因为台湾,在国民党政府看来,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其前途当然由党国决定,哪能让台湾人民自行决定?然而现在党禁既开,民进党可以坦然宣扬这个曾经大逆不道的主张,没想到,却获得了不少民众的支持。

1991年,民进党修改党纲,开宗明义第一条是: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因为这一主张,民进党的党纲往往也被视为“台独党纲”,而民进党在外界的心目中,也便成了台独的化身。

4、台独有多大一撮?

台独有多大一撮,取决于两个问题:1、台独二字的定义是什么;2、台湾民意调查的结果是什么。

前文提及,在民进党出现以前,并没有台独的概念。而民进党的核心主张是:台湾的前途和命运应由台湾人民自己决定。似乎这一主张可以视为台独人士的标志,但多年以来的民主化和本土化运动中,台湾民众的自决意识增强,连比较偏向统一的国民党,也正式表明立场:台湾的前途和命运,应由2300万台湾人民自己决定。 新总统马英九曾在不同场合反复重申这一点。显然,以此做为台独人士的识别玛不切实际,否则几乎全台湾人都可以算做台独支持者。

另一个貌似显而易见的定义是:任何支持将台湾从中国(不管是哪个政府)独立出去的人士,都是台独人士。这个定义也有问题,因为在目前台湾问题并未完全解决的情况下,台湾所处的状态是一种实质独立(de facto)的状态,其内部事务未受大陆方面控制,并且拥有一定的国际空间。统一意味着丧失国际空间与现有的实质主权,独立则意味着可以拥有更大的国际空间。可见从现状到统一是性质上的改变(从实质独立到不独立),而从现状到独立只是程度上的区别而已(从小独到大独)。对于很多台湾民众来说,既然实质上已是相对独立的,没有必要再宣布正式独立或另行成立台湾国,后者虽然旨在使台湾获得更多国际空间,但将无法避免地触怒大陆及美国,结果可能得不偿失。因此,即使是有心支持独立的台湾民众,也有理由先偏向于支持保持现状。如此一来,台独支持者包括的就不仅仅是支持台湾尽快(宣布)独立的人士,也包括了支持保持现状的部分人士。按照这一定义,结果依然不容乐观:多数台湾人都是台独支持者。

以下是2005年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后,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委托国策研究院于当年3月9日至12日执行的民意调查结果:

  • 80.7%民众不赞成一国两制。
  • 91%民众同意“中华民国的主权属于台湾2300万人民”。
  • 93.4%的民众反对大陆使用武力解决两岸主权争议的问题。
  • 83.9%的民众不认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

2006年2月,国策研究院针对李登辉时期国民党政府订立的《国家统一纲领》做了民意调查,以下是结果:

  • 78%民众同意“台湾前途应由台湾2300万人民决定”。
  • 对于《国家统一纲领》中主张“台湾最后必须和中国大陆统一”,有51.3%民众反对,有24.2%赞成,另有24.6%民众回答不知道或无意见。
  • 对于两岸未来的走向,60.9%民众主张维持现状(包括“永远维持现状”,和“维持现状,看情形在决定独立或统一”),13.1%主张两岸统一,17.2%主张台湾宣布独立。

在不同时期两岸温度不同,民意对统独的立场也略有不同。但依国策研究院近十年来的例行民意调查结果走势来看,约有30-40%的台湾民众主张“维持现状以后再决定统独”,约有20%民众主张“永远维持现状”,约有15%民众主张“维持现状以后独立”,约有10%民众主张“维持现状以后统一”,主张“尽快宣布独立”的民众有5%左右,而主张“尽快统一”的民众约有3%。

5、现状及前景

自马英九在2008年总统大选中胜出以来,两岸关系逐渐升温。马政府的执政方针是在“搁置争议”、“互不否认”的前提下,发展经济,追求两岸和平共荣。尽管马英九的亲大陆政策招致岛内反对党的质疑与批评,两岸始终了进入了和平发展的正轨。

在2007年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上,胡锦涛在报告中指出“任何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必须由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共同决定。”此处的“共同决定”指的是两岸人民分别在内部达成意见一致,再以对等的形式共同协商。即使是统一,也应建立在大陆民意及台湾民意的基础上,缺一不可。

按照民意调查显示的结果,暂时维持现状是符合多数台湾民众的利益的,台湾政府有理由维持这一局面;本着十七大的共同决定精神,大陆方面也有理由维护现状下的良性互动。由于对“爱国台湾同胞”和“台独”没有明确的涵义界定,从前大陆方面的威慑政策常常有适得其反的效果。比如2005年颁布的《反分裂国 家法》,提出大陆政府在必要的情况下可采用非和平的手段解决台湾问题。这一法律原本旨在对“一小撮”台独势力起到威吓作用,却引来九成以上台湾民众的强烈反对。其对民意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综上,维持现状是现阶段最符合两岸利益的做法。大陆方面并未放弃对最终实现两岸统一的追求,但要达成这个目标,通过实际行动争取台湾整体民意的自然改变远比实行飞弹恐吓更靠谱。至于“台独”与“台湾同胞”的简单敌我二元划分,就好像“一小撮不法分子”与“不明真相的群众”之划分一般:一厢情愿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