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6, 2009

新的闻2.16:马英九,紫禁城

[网易]:马英九将出席228纪念活动 恐遭鞋子袭击。虽然明知部分民众在酝酿着“卑鄙的伎俩”,马英九仍然决定参与此次纪念活动。一些遗族家属担心马的安全,马的回应是:“要化解一下。”想起去年陈云林访问台湾,遭遇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抗议,我方充分发扬鸵鸟精神,对蓝营以热情,对绿营以及抗议群众则视而不见。回来之后依照这种体验在官方报道中做了惯常的两分法:陈云林的真诚打动台湾人;一小撮“台独分子”殴打了我们的央视主播柴璐。至于为何会场会被民众包围以至于陈云林直到深夜无法脱困?为什么我们眼中的“一小撮”有这么大的民意基础?没有人问。我们只知道他们是台独,很卑劣。如此而已。柴璐自己回来谈感想时说:“我就是觉得相当不可思议。我不理解他们的仇恨从何而来。”这真是叫人啼笑皆非。台湾问题已经要满60岁了,依然不理解“他们”的仇恨从何而来,没有理解自然无从化解,仇恨或许正从此来。

[联合报]:紫禁城 又见封建光景。两岸故宫最近往来频繁。台北故宫院长周功鑫一行昨天赴紫禁城参加交流,受到北京故宫院长郑欣淼的热情接待。可是这“热情接待”也仅只限于对周功鑫一行。本文记者语含讽刺地说:“周功鑫等一行人一抵達故宮午門前,北京故宮安排的十多名保安人員,立刻大喝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遊客和記者,都退到兩旁,時光似乎退回封建皇朝,大官出巡的「閒人迴避」場面。”随后北京方面带领周一行人进入太和殿内游客禁区,并在龙椅前留影。大批中外游客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哪位高层领导?”记者的总结是:“為禁止媒體採訪,故宮保安不惜擺出「大內高手」的「擒拿術」推打記者,又沿路喊著要遊客讓開。「兩宮」交流,「紫禁城」又變成平民「禁地」。”我很好奇的是,这样子对少数来自台湾的“领导”热情相待,又对来自台湾以及世界各地的记者如此粗暴不堪,最终究竟给谁留下了好印象呢?台湾毕竟比较落后,他们的领导都堵不住媒体的悠悠之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ny comment are welcome, except those that are not.